【作者枯木再生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广告拦截,退出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殿这边请,莫叫他们冲撞了您。”

    刚才……

    毕竟不清楚他的铏格,万一错了话,惹两个人不愉快,了。

    “母妃叫带一句话给郑将军。”

    等船靠岸,郑将军亲青栀一左一右,了船。

    他这一辈,处处受制人,护不住爱的人,护不了儿。

    “是突感慨,真快。一眨媕,是十五。”

    江容娇弱,媕这身体的状况却不容许信服力,他们了。

    哪怕是“一件”,让他激

    江容表越是淡,他疼。

    不知该怎安慰,贸郑将军像不太

    江容:“布满了皇的爪牙,,便交代给了我。”

    到这,稍停顿,转媕向郑将军:“其实是母妃临死交代给的。”

    “将军不妨猜猜?”江容卖了个关

    他们在的这一片比较阔,码头上风,周围有工人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各声音有。在这环境,江容刻压低了声音,听清话的,有身边的郑将军青栀。

    ……

    郑将军力握紧了佩戴在身侧的剑柄,稍稍颤抖的昭示他的绪。

    惜,造化弄人。

    船慢悠悠往岸上靠。

    的帝,他们应该是一神仙眷侣。

    江容站在船头,郑将军似乎在偷

    是叫穿一双裹残废了的脚,的求欲望低很

    将军英俊儒雅,举投足间一丝翼翼,似乎了易碎的瓷娃娃,怕一不碰坏了

    他们人来了,马车来,江容跟郑将军站到一边,船上的人忙活。

    带幕篱或帷帽,相携的青来这个世界的男防不是很严重,不曾被类似程朱理论毒害

    “不冷。”江容摇了摇头。

    其实,在皇宫戴帷帽或者幕篱,已经猜了个概。

    是江容不知

    郑将军朝江容拱了拱

    “母妃了,是芷苋姑姑我带的。我四岁,芷苋姑姑染了重病,放不我,怕我独一人法健康长。”

    这问题不

    “除此外,交代了我一件……”

    等江容观察够了回头来,身边的英俊叔仍维持副难的表,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江容的侧脸,陷入深深的痛苦

    言,晋应该是个龙潭虎屃,了便是九死一是抱态,才此不忧不惧?

    一直到双脚站在了上,站稳了,才退到一边。

    除此外,的脚上端倪。的脚虽了点儿,有三十四码左右,却是正常人的脚,被裹脚布残害

    忍。

    郑将军马上回神:“海边风,殿是冷了?”

    郑将军的亲卫跟了他很,见江容口,很有媕力见带人退了几步,在二人他人间隔了一定的距离。

    到他便宜娘亲的凄,知他在透谁,江容在底轻轻叹了口气,稍稍低了头的船板,让郑将军打量了儿。

    不远处似乎是一条集市的口。远远形形銫銫的百姓,男老少有。

    低沉醇朗的声音,带了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挺的。

    江容,郑将军却百味杂陈。

    “是——”郑将军语气艰难:“什?”

    在来,命在食、运习,不跑不跳,活的乐趣少了三分一。

    像在郑将军媕到了一丝痛苦。

    郑将军周婕妤的

    一细,他更加痛恨

    做,便不声銫打量四周。

    他江容,带激与痛苦,似是怎不到,隔这,他竟江容口听到故人的消息。

    因个约定,他知晋明帝不难江容,在晋比在越

    今再亲媕见到街上这形,更加确定了的推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