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卿在电脑屏幕前呆坐了好几秒都没想明白,为什么随手点进一个直播间都能跟主角遇到,而且首充六块就成了天选之子。

    电竞文男主宋淮时,豪门富二代低调进入电竞圈,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故此炮灰小老板便迎了上去想要他打假赛,只是踢到了铁板。

    没想到三本文融合得这么天衣无缝,那天在网咖遇到的就是宋淮时!

    洛卿抿抿唇,幸好那天戴了口罩出门,不然这任务算是提前失败了,而现在更是起了临阵脱逃的念头。

    倒不是面对这么多水友紧张,她虽然不喜欢交际,但隔着电脑屏幕就会好很多。

    只是这会儿还没到跟宋淮时的剧情呢,提前接触会不会不太好?

    [这个洛洛怎么还不上号?急死我了。]

    [不去就重抽!让我大吉大利一次!]

    “两分钟。”直播的宋淮时也不会一直等着人来,也压根不在意来的人是谁,睨了眼视角,“不来再抽。”

    洛卿看着自己的游戏界面,想起自己玩了这么久连枪都没捡起来的惨状,又回忆宋淮时那刺激眼球的大吉大利,天人交战半分钟后微微拧拳。

    就一次!

    她很快按照指示添加宋淮时,成功进了他的队伍。

    进了游戏洛卿就没再看直播了,满心满眼就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学习,努力吃上鸡屁股,不能让充的那六块钱作废。

    宋淮时语气十分随意:“想怎么打?”

    洛卿打字:“都好。”

    想了想,避免自己拖后腿她便先把所有的过错都揽下来:“我第一次玩,您不用管我,按自己的节奏来。”

    [啊啊啊啊是新手,浪费名额了。]

    [新手怎么了?谁不是从新手过来的?而且这个水友很懂事啊,提前就把情况说了,总比进图后坑人强。]

    [怎么不开麦啊?这个游戏组排打开麦克风交流才方便呢。]

    [没看人家马甲是洛洛不想说话吗?]

    宋淮时平日里带过的水友五花八门都有,也不缺新手,他还没说话,又见队伍里的洛洛打了字:“如果有需要注意的,您可以提前说,我会尽量配合的。”

    这个新人的态度还不错。

    他嗯了声:“开了。”

    再一次回到熟悉的游戏,洛卿目不转睛,还特意将耳机声音调大了一些,避免自己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和宋淮时的提醒。

    可惜她想多了,宋淮时根本就是惜字如金,只在开场时说了一句“你随便玩”后便没有其他话了。

    [但凡是在其他直播间,hs早就被骂退游了,哪有这么冷落老板的。]

    [醒醒,算不上老板,我看了眼这个洛洛还是个刚注册的新号!]

    [艹,我在这儿消费好几万了都没上过车,一个新号拿了粉丝牌就能上车了!]

    [谁让hs从不带老板呢?]

    在这个直播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不管你充了多少钱多少个尊贵会员都没有特权,第一是因为主播从不开口要礼物,第二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说了抽水友规则。

    虽然如此他直播间却还是有很多人,这种平民抽签谁都想来,再者他技术是真的好,声音也好听,那双手更是很多手控福音。

    hs也算是平台游戏主播中的一股清流了。

    而幸运儿洛卿这会儿却一点都不敢随便玩,安稳落地后她亦步亦趋地跟在宋淮时身后,见到东西也没着急捡,等宋淮时捡完不要了的她才自己捡起来,也没有再打字去让别人分心。

    安静得宋淮时甚至觉得自己像是带了个人形跟宠。

    但跟宠本宠只是在看他每次掩护的位置,他搜罗物资的优先级,以及他每次如何开枪规避。

    这些宋淮时倒是没有管,既然说了让她随便玩那就随便玩,而且这个水友安静,这是他最满意的。

    只要他一蹲下或者要开枪打,跟着的洛洛就立刻趴下,别的不会,就趴下找掩护的动作倒是挺轻车熟路,趴下后一动不动的,一丁点声音都不会发出来。

    游戏内不能打字交流,洛洛也人如其名,不想说话不开麦克风。

    宋淮时到底是个主播,既然水友不说话,他再怎么吝啬开口在关键时刻也会提几句要点,洛卿纷纷用小本子记了下来。

    只可惜圈越来越小,也难得再给她苟下去,到了决赛圈就被打死了。

    由于队伍里还有其他人,这局就算宋淮时杀了不少人,却也只吃了个鸡屁股。

    但洛卿还是很开心,看到系统提示简直压抑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抱着小毯子高兴地转了一圈椅子:“也太厉害了!”

    想起自己在游戏里的遗漏,她又抓起小本子补充:“对了,要把配件记下来。”

    因为小时候生过病反应要稍微迟一些,所以不管洛卿做任务时换了什么身体也都有以前的习惯,知道自己笨一点就用烂笔头来凑,她的小笔记本上面各种东西记得密密麻麻。

    而这细碎的声音全被收进了耳机里。听到熟悉的声音宋淮时准备下播的动作微微一顿。

    对面的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六块钱应该只能跟他打一把哦,那我自己主动退好了。”

    [居然是个小姐姐?这声音也太乖了吧。]

    [她说是新手,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麦克风是开的?]

    [我怎么听着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刚上热搜那个瓷王,也叫洛?]

    [呸,别来沾边,瓷王声音哪有这么软。]

    洛卿抱着自己的小笔记本沉思片刻:“他还挺厉害的,把另外四块钱也送了吧,理智消费不能再多了。”

    平台充钱十块钱起充,账户里还剩四块。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hs知不知道他一局游戏只值四块钱。]

    [严谨一点,还有六块钱的粉丝牌,值十块。]

    [hs怎么不说话,是被自己的身价感动到了吗?]

    宋淮时说不出话,因为这个声音实在太耳熟,之前都贴耳朵了,毕竟在网咖的境遇他从未有过,甚至还怀疑自己是不是高度敏感。

    世界这么小,他随手抽了个水友都能抽到洛予齐的妹妹?

    他微微蹙眉,却没再想结束直播,而是道:“你麦没关。”

    正打算打字说谢谢就退出游戏的洛卿在屏幕前顿时睁大眼睛。

    麦克风?

    她觉得自己的体温顿时又上来了,手忙脚乱开始找哪里是麦克风的开关键,她什么时候点到的打开?

    十多秒过去独属于洛洛id旁的小话筒彻底消失再没了声音,随即游戏界面又是她打出来的字:“抱歉,影响到你了吗?”

    宋淮时又扫了眼弹幕,这下便确定方才的确是她开的麦,直播间的人都能听到。

    那上次又是什么情况?

    “没有。”他淡声道,“今天直播结束了。”

    洛卿松了口气,顿时知趣地退出队伍,走之前还不忘打了句谢谢。

    然后迅速打开直播间,把自己余下的四块钱换成礼物送了出去。

    而已经退出直播的宋淮时却早已点开了她的账号后台,自然也看到她送的十块钱都给了谁,又眼睁睁看着那个前一秒关注还是1的新账号,后一秒就变成了0。

    用完就扔,挺好。

    没来由的,他忽然想到之前在网吧时这人似乎心里说过:他很凶,不关注。

    宋淮时回忆片刻,自己今天说重话了?

    这时,房间门被人敲响,宋淮时几不可察地蹙了下眉:“进。”

    两秒后一个女人推开门走进来,看了一眼他的游戏界面,微微叹气:“淮时,妈妈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吗?”

    “什么?”

    “过两天你爸爸的一个朋友有个生日酒会,你想去吗?”

    “不想。”

    女人眉心有些忧愁:“妈妈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你也不能一直待在家里,会闷出病来的,也出去走一走,你洛伯伯酒会上也会去很多同龄人,他儿子你也知道的。”

    洛?

    宋淮时蓦地抬眸:“谁?”

    “洛予齐呀,你爸爸之前跟你提过的。”

    不管是洛什么宋淮时没兴趣,但他现在需要确认一件事,片刻后他点头:“行。”

    另一头的洛卿在取关了宋淮时后又点进了其他主播的直播间,但这些人话太多吵得她头疼,而且很多话题都围绕着老板,一时之间她居然觉得宋淮时那种性格还挺好的,不会有很多废话。

    还生着病的她也看不下去了,干脆拿着刚刚学到的游戏知识开始实践。

    洛予齐回来时扫了一眼一楼,没见着那人的身影。

    他在家用电梯里站了几分钟,手停在三楼的按钮上一直没按下去,之前是他想岔了,不论洛卿到底想的是什么或要做什么,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

    她凭什么自作聪明觉得自己需要亲人。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林妈站在外面惊讶道:“大少爷?”

    洛予齐往旁边移了一步,林妈进来看到电梯没按楼层,问了一句:“您也去二楼吗?”

    这几天少爷都是跟着去叫洛卿下来吃饭的。

    洛予齐还没说话,又听林妈道:“洛小姐今天吃的也不多,每次吃完饭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见林妈按了二楼,洛予齐沉着脸,却没说话。

    二楼电梯离洛卿所在的客房不远,洛予齐往外走了几步又忽然停住,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她爱如何就如何关他什么事。

    就在他准备转身时,林妈忽然道:“大少爷,老爷说这次他的寿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LOL:锦鲤哥别秀了! 长生太监火到星空深处 末至阁 心上阁 贫道就要当影帝诸羊黄昏 文学之航 落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泪 轻松文学 稚初小说网 六零再婚夫妻元月月半 女帝登基那天,我被悬尸城门起点中文网 【快穿】每次穿越后都成了反派心尖宠 从解析太阳开始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