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浮云山......”

    当下,李尘缘便将他们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徐长风夫妇。

    夫妇二人听了,都是大为震惊。

    “浮云山上,隐居着一位世外高人?”

    徐长风有些难以置信。

    浮云山那地方,他去过很多次了。

    因为山顶上有着古老禁制,无法靠近,古往今来很多人都想一探究竟。

    但始终没有进展。

    没想到现在这禁制却消失了。

    而山顶上,居然住着人?

    这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爹,娘,大师兄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亲眼所见!”

    徐静儿在旁说道。

    徐长风和夫人沈秋兰对视了一眼。

    “若真是如此,那此人必然是一位深不可测的神秘高人。”

    徐长风推测道。

    李尘缘三人连连点头。

    沈秋兰满脸喜色。

    “夫君,有了这些天材地宝,别说三宗会武了,以后我玄剑门成为天武王朝第一宗门,都很有希望啊!”

    “不错,尤其是这青元草,正好可以解我的燃眉之急。”

    徐长风愁容尽去,心情舒爽,整个人都好似年轻了十岁。

    “你们三人做得很好,不仅带回来这些天材地宝,也为宗门结下了一桩天大机缘。”

    徐长风欣慰的看着李尘缘三人。

    “这都是弟子应该做的!”

    李尘缘笑着说道。

    徐长风赐予了三人一人一枚破障丹。

    三人欣喜不已。

    一枚破障丹,足以让他们现在的修为提升一个层次。

    “多谢师尊!”

    三人躬身行礼。

    徐长风拿着青元草,迫不及待的就去炼丹了。

    三宗会武提前举行,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将青元草炼制成丹,以此来助自己突破境界。

    他也打定主意,等待三宗会武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要亲自去浮云山,去拜见拜见那位隐士高人。

    浮云山。

    叶青云望着后院的池塘,总觉得这里面少了点什么。

    “去山下买点鱼苗撒进去,看看能不能养活。”

    依旧是让大毛看家,叶青云独自下山,去距离浮云山不远的集市转转。

    叶青云离开之后,大毛打了个哈欠,趴在院门边上,晒着暖烘烘的太阳,很快就响起了呼噜声。

    而在墙角装模作样啃萝卜的兔子,终于是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它邪魅一笑。

    嘿嘿!

    本大王的机会来了!

    它根本不是寻常兔子,乃是方圆数百里之地的一尊大妖。

    在妖兽界也算是小有名气。

    按照它自己的话来说,自己就是妖兽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兔子瞅了瞅那只已经睡着的金毛大狗。

    “哼!一只狗妖也敢欺负本王,当真是岂有此理!”

    兔子露出凶恶之色,朝着大毛狠狠的啐了一口。

    “不就是修为比我高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待本王啃光这里的天材地宝,必要将你这臭狗剥皮抽筋!”

    “我要吃狗肉煲!”

    想到这里,兔子嘿嘿冷笑,然后一头就朝着院内的七叶朱果扑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大毛翻了个身。

    兔子吓得浑身一颤,赶紧又缩回了墙角。

    等了一会儿。

    发现大毛还在睡觉,兔子松了口气。

    “死狗,你就老老实实的睡吧,别打扰本王的好事!”

    兔子又朝着七叶朱果悄悄咪咪的摸了过去。

    但还不等它下手,屋内忽然间有着一道白光飞来。

    一下子打在了兔子的身上。

    兔子都还没反应过来,被这道白光打得连翻了几个跟头。

    它身上的白毛,都被打掉了不少。

    兔子懵了。

    “刚才那是什么?”

    它朝着屋内看去,只见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正在闪烁着白光。

    兔子一怔。

    “这镜子,难道是一件宝物?”

    它顿时就起了贪念。

    兔子回头看了一眼,见大毛还在睡觉并无反应,便立刻往屋内奔去。

    刚一进屋,又是一道白光袭来。

    兔子一下子飞了出去。

    这一次,它身上的毛又掉了一大把,露出了粉粉嫩嫩的皮肤。

    兔子觉得有点晕。

    它定睛朝着屋内看去,刚才发出白光的不是镜子,而是放在书桌上的一支毛笔。

    “又是宝物?”

    兔子惊了。

    但它并未放弃。

    又一次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进了屋内。

    噗!

    又是一道白光。

    兔子飞得更远了。

    它身上的毛,已经所剩无几。

    兔子晃晃悠悠站了起来,欲哭无泪。

    这屋内的东西,难道都是宝物不成?

    太吓人了。

    屋内。

    挂在墙上的镜子。

    放在桌上的毛笔。

    地上摆着的扫帚。

    皆是微微闪烁着白色光华。

    一阵微风拂过。

    屋内诸多物品,皆是在随风摆动。

    兔子不敢进去了。

    它觉得自己要是再进去,只怕命都要没了。

    这地方太恐怖了。

    “溜了溜了!”

    兔子刚想逃离。

    一转身就瞅见了趴在自己跟前的大毛。

    “妈耶!”

    兔子吓得差点没抽抽过去。

    大毛咧嘴一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已经秃毛的兔子。

    后者瑟瑟发抖。

    “既然进了我家主人的院子,以后就老老实实待着吧。”

    大毛发出了和善的声音。

    兔子默默流泪。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叶青云回来了。

    他看了一眼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兔子。

    “咦?你的毛咋秃了?”

    兔子抖了一下,一脸委屈。

    叶青云又看向了大毛。

    “是不是你欺负它了?”

    他拍了拍大毛的狗头。

    大毛温顺的蹭了蹭叶青云的手。

    叶青云来到了池塘边上,将鱼苗洒进了池塘之。

    很快,池塘的水涌动起来。

    这把叶青云吓得不轻。

    “啥情况?”

    他赶紧后退。

    池塘忽然轰的一下,水流冲天。

    肉眼可见,那些鱼苗在水迅速生长。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成长为一条条饱满修长的鲤鱼。

    叶青云目瞪口呆。

    “这什么鬼?怎么长得这么快?”

    待到池塘平静下来,叶青云小心翼翼的来到池塘边上。

    他伸手在水摸了一下。

    也没什么特别的。

    叶青云好奇的朝水探头看去。

    只见一只巨大的眼睛,也在水下望着叶青云。

    “卧槽!”

    叶青云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就爬到了远处。

    与此同时,距离浮云山千里之遥的一座古老宫殿之。

    一双眼眸,骤然睁开。

    “西南之地,竟有龙气冲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