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仙尊的话,在昊无极的耳边不断回荡,同样也是回荡在此地所有人的耳边。

    众人皆是震惊的望着那仙尊宝座。

    都没想到这仙尊宝座居然会是一件后天大道至宝,而且还是初代仙尊留下来的。

    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玄机。

    不受九天十地的认可,即便是坐上了这仙尊宝座,也会受到排斥,被仙尊宝座的力量震开。

    就如同一开始的羊顶天,以及后来坐上去的昊无极。

    都是如此。

    羊顶天倒是还好,它本身就没有什么要当仙尊的意图,坐上去无非就是觉得有意思,并且想要在那仙尊宝座上抖抖威风罢了。

    可昊无极就不一样了。

    他是仙尊之子,一直都渴望能坐上仙尊宝座,成为九天之主。

    但现在却告诉他,就算他拼尽全力来到了这里,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因为这仙尊宝座并不认可他。

    那岂不是万般辛苦一场空?

    无数岁月的执念,漫长时光的煎熬。

    到头来竟然只是一个笑话。

    这让昊无极如何能够接受?

    这仙尊宝座,可不仅仅是九天之主的象征,更是一道门槛。

    你不仅要有坐上去的机会,更要有坐上去的能耐。

    从初代仙尊开始,一直到如今的九天仙尊,无不都是得到了这仙尊宝座的认可。

    但昊无极,似乎还欠缺了什么。

    “昊无极,不仅仅是你,在场的所有人,若是想要试一试自己没有这个资格,都可以上来坐一下。”

    九天仙尊十分大方的说道。

    “若有人,能够得到这仙尊宝座的认可,便是下一任的九天之主。”

    此言一出,顿时令得在场许多人心头大动。

    谁都可以上来试一试?

    那谁顶得住这种诱惑啊?

    就算没有那等心思,肯定也想上来碰碰运气。

    万一......真就坐上去了呢?

    那岂不是赚大发了?

    一时间,很多人都是蠢蠢欲动了。

    不仅仅有昊无极麾下的叛神,还有那些仙庭众神,倒是圣兽们无动于衷,对于仙尊宝座并不在意。

    “少主,不如......让我上去试一试?”

    一位叛神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见昊无极没有反应,这个叛神当即便是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走了上去。

    可他刚走到仙尊宝座之前,一旁的九天仙尊却忽然开口。

    “忘记告诉你们了,若没有大罗金仙的修为,一旦坐上去受到排斥的话,仙体会当场崩散,连仙魂都保不住。”

    “而即便是大罗金仙,也至少需要大罗三重天的修为才能保证仙体不陨,否则一样有仙体崩碎的危险。”

    此言一出,那个刚到近前的叛神立马就僵住了。

    他额头冒汗,显得有些犹豫。

    但最终还是咬牙坐了上去。

    结果下一刻。

    轰!!!

    这个叛神连惨叫的机会都来不及发出,仙体当场炸碎。

    一道残缺不全的仙魂惊恐无比的逃窜出来,却也没有能够存活,很快就消散了。

    当场去世!

    甚至连大道之中的命数烙印,也被一并抹去了。

    连从大道之中复活过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见此一幕,所有人都是心头骇然。

    九天仙尊刚才的话还真不是在吓唬他们,这仙尊宝座果然不是随便就能坐的。

    简直是要亲命了。

    “切,连本大爷都被这椅子震得吐血,你们这些小瘪三能顶得住才怪了。”

    羊顶天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似乎觉得自己能够承受那仙尊宝座的力量还有点骄傲。

    而有了刚才那个叛神的前车之鉴,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众人,立马就偃旗息鼓了。

    开玩笑!

    虽然他们都很想上去坐一坐,但既然这玩意很可能会要命,那还是算了吧。

    谁爱去谁去。

    九天仙尊无视在场其他人,目光一直都在注视着昊无极,似乎在期待昊无极接下来会有什么反应。

    “我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若你还不能明悟,那就证明你确实不是这仙庭的未来之主。”

    九天仙尊心中暗暗感慨。

    对于九天仙尊而言,他早就不想坐这个位置了。

    巴不得有个人能够顶替自己,接受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

    别看这九天之主的名号响亮,万仙朝拜的架势威风无比。

    可这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更何况。

    谁坐上这个位置,谁就要去顶在最前面,未来去面对九天之外的那三个家伙。

    所以九天仙尊一直都想找个接班人,恰好昊无极还去了一趟苦竹林,所以九天仙尊便意识到昊无极估计就是叶青云所选定的下一任九天之主。

    这才故意离开弥罗宫,放任昊无极等人杀进来。

    甚至还十分“贴心”的留下一道化身在这里指引昊无极。

    就差哄着昊无极坐上这个位置了。

    可话已至此,九天仙尊也不能强行把昊无极扶上这个位子。

    即便是他,也无法改变那位初代仙尊烙印在仙尊宝座上的法则。

    但九天仙尊知道该如何去改变这上面的法则,并且已经隐晦的提醒了昊无极。

    只是这小子......看起来不是太聪明的样子。

    有点迟钝了。

    就在九天仙尊心里暗暗焦急的时候,昊无极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双目凝视着那仙尊宝座。

    “若这宝座有初代仙尊所设之力,那我父亲还有你,是如何成为仙尊的?”

    听到他这么问,九天仙尊暗暗无语。

    这小子好像有点钻牛角尖了。

    你老爹那是初代仙尊所选定的接班人,那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至于我?

    还不是那位大毛圣尊的手段,让我可以坐上这仙尊宝座。

    但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要找到能让仙尊宝座认可你的方法呀。

    你小子难道就不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吗?

    你能一路闯到这里的底气在哪里,为何不再去哪里寻一寻呢?

    这些话,九天仙尊是在心里说的。

    他却不能直接告诉昊无极。

    毕竟昊无极不是他九天仙尊选择的人,而是苦竹林那位所选的人。

    “无论是你父亲,还是我,都曾经受到了认可,而这仙尊宝座出自初代仙尊之手,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它不再排斥你?”

    九天仙尊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下子,就连一些神仙都听出味儿来了。

    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九天仙尊。

    这不对吧?

    怎么感觉仙尊您老人家像是在教昊无极如何坐上这个位置?

    难道不应该把这个企图觊觎仙尊之位的叛神给直接镇压了吗?

    还跟他逼逼这么多干啥?

    “你......”

    昊无极也总算是感觉到了,九天仙尊似乎是在提点自己。

    他惊异的看了九天仙尊一眼,随即果断的朝着弥罗宫外飞去。

    见到昊无极转身离去,九天仙尊这道化身终于是露出了一抹欣慰之色。

    而昊无极飞出弥罗宫的那一刻,正打算直接往四重天而去。

    他要去请教叶青云!

    因为在昊无极看来,既然这仙尊宝座乃是初代仙尊所留之物,那身为古仙庭遗存下来的叶青云,必然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昊无极打算去苦竹林见一见叶青云。

    “昊施主,可是去寻圣子?”

    没想到,守在弥罗宫外的慧空见到昊无极出来的第一时间,便是对昊无极开口询问。

    昊无极停下身形。

    “不错。”

    慧空微微一笑:“弥罗宫内,可是发生了什么吗?”

    昊无极犹豫了一下,当即便是把弥罗宫内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慧空。

    “便是如此,我要去寻叶高人,让叶高人指点我如何坐上仙尊宝座。”

    慧空闻言,却好似已经是明白了一切。

    嘴角浮现出一抹充满智慧的笑容。

    一双眸子更是明亮无比,仿佛可以看透一切。

    “昊施主,看来你的确是圣子所选中的人。”

    “什么?”

    昊无极有些发愣。

    “阿弥陀佛,纵然是冥冥之中的一切,也难逃圣子的掌控,此间种种,也皆是圣子的安排。”

    “仙尊宝座的事情,便由贫僧替你走一趟吧。”

    “这也是圣子命贫僧来此的缘由。”

    昊无极闻言愕然。

    “大师,你这是......”

    慧空摆了摆手。

    “就请昊施主暂留此地,小僧去去便回。”

    说完,慧空便是化为一道流光,顷刻间便是飞向了远处天际。

    昊无极站在原地,有些不太明白慧空的意思,他甚至有点怀疑慧空所理解的是不是和自己有点出入?

    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却说慧空从弥罗宫外一路回到了四重天,飞身便是进入了苦竹林中。

    还不等慧空见到叶青云,就见大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