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竹筒,里面都倒出来一些白色虫子的尸体。

    这些虫子很微小,看起来比蚂蚁都小。

    叶青云伸手碰了碰这些虫子,只觉得一个个十分冰冷,就像是冰屑。

    “这应该是从你身体里出来的。”

    叶青云对白素衣说道。

    白素衣有些惊恐。

    自己身体里竟然有这么多的虫子?

    难怪自己的暗伤一直都无法痊愈。

    “那这样一来,素素的伤算是好了吗?”

    楚嫣玉关切问道。

    叶青云摇摇头:“估计还没好彻底,等半个月后再来做一次拔罐,估计就差不多了。”

    这是叶青云自己推断的。

    若是再做一次拔罐,没有毒虫被拔出来的话,那就证明彻底好了。

    若是还有毒虫出来,则需要继续治疗。

    “多谢公子,我觉得自己浑身舒畅,从未有过的舒畅!”

    白素衣穿好了衣物,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她,总感觉气血运行不是特别顺畅。

    并且,手脚都是常年冰凉,难有温热。

    但是现在,白素衣周身气血无比顺畅。

    并且手脚也开始暖和起来了。

    这就说明,她的身体正在向好的一面发展。

    而这,都是叶青云为其拔罐的功劳。

    “不用道谢,助人为乐,乃是我等的荣幸。”

    叶青云毫不在意。

    而白素素三人则都是记住了助人为乐这四个字。

    助人为乐?

    这就是高人的胸襟吗?

    在如此残酷的修炼界,能做到助人为乐,只怕真的只有叶青云这样早已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了。

    一时间,三女对叶青云的敬佩更深了。

    “叶公子,我也有一事,想向您请教。”

    楚嫣玉带着祈求的看着叶青云。

    “你说吧,是不是也想拔火罐?”

    楚嫣玉摇了摇头:“是我平西王府遇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

    叶青云好奇问道。

    “是陵山宋家,他们想要霸占我父亲的封地,还想夺走我楚家的传家之宝。”

    “上次我和小青逃到山上,就是被宋家的人追杀。”

    楚嫣玉心有余悸的说道。

    一旁的白素衣接着说道:“宋家狼子野心,依仗着与当朝宰相曹元化关系密切,并且还和太昊门的大长老有所勾结,平西王府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西陵宋家,我好像也听说过。”

    徐静儿皱了皱眉,嘴里念叨着。

    “我和父亲实在是没办法,还望高人指点,救我王府!”

    楚嫣玉说着,就要给叶青云下跪了。

    叶青云赶紧阻止。

    “唉,好歹也是个王爷,怎么你们一家被欺负得这么惨?”

    叶青云有些无语。

    楚嫣玉满脸惭愧。

    虽说她们楚家是受到册封的平西王,但毕竟是异姓王。

    在天武王朝,异姓王并没有太多的权势。

    而西陵宋家却不同。

    宋家乃是武道世家,高手如云不说,与当朝宰相、以及太昊门都有关系。

    平西王府如何能是宋家的对手?

    连自保都十分的勉强。

    更别说与宋家抗衡了。

    要不是宋家还忌惮一些平西王这块招牌,不敢太过直接。

    否则以宋家的力量,早就可以踏平王府了。

    “叶公子,请你救一救嫣玉吧。”

    白素衣同样恳求道。

    叶青云叹了口气。

    “其实这件事情,解决起来并不难呀。”

    白素衣和楚嫣玉都是一怔。

    宋家的威胁,让整个平西王府如芒在背。

    始终没有应对之策。

    没想到在叶青云嘴里,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求叶公子指点迷津!”

    叶青云指了指屋外。

    “你们不也看到了?能帮你们的大人物可都在外面站着呢。”

    “你们不该求我,而是该去求他们呀。”

    楚嫣玉、白素衣直接愣住了。

    她们对视了一眼。

    好像说得有道理啊。

    外面站着的,一个是玄剑宗的宗主,一个是当今的武皇陛下。

    只要能让这两位出手相助,区区一个宋家?还能翻得了天?

    “我怎么之前没想到呢?”

    楚嫣玉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暗骂自己反应太迟钝了。

    都和徐长风、东方肃一起吃过火锅了,居然都没想到请他们两位相助。

    当真是蠢啊!

    于是乎,叶青云带着三女来到了院外。

    “徐宗主,武皇陛下,有件事情想和你们说一说。”

    叶青云主动开口。

    毕竟楚嫣玉是先求的自己。

    而且这几波人是在自己这边互相认识的。

    怎么说也要为楚嫣玉牵线搭桥才行。

    徐长风、东方肃皆是看向了叶青云。

    “高人有何吩咐?”

    叶青云也懒得计较这个称呼,他都已经习惯了。

    当下,叶青云把楚嫣玉的事情告诉了两人。

    “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只是一个闲云野鹤,也没有什么能力去帮她,只好请你们两位能施以援手。”

    徐长风和东方肃一听这话,都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若是连你都算没什么能力,那我们又算什么?

    废物吗?

    “高人放心,那宋家既然与太昊门交好,那我便亲自去一趟太昊门,找陈公望好好说道说道。”

    徐长风率先表态。

    他算是受了叶青云最多好处的了。

    先是靠着叶青云赠送的天材地宝突破修为,赢下了三宗会武。

    自己的三个徒弟也在叶青云这里修为大增。

    连他自己,都有所顿悟。

    如此恩德,徐长风又岂会拒绝这点小事?

    “多谢徐宗主!多谢徐宗主!”

    楚嫣玉无比感激,连连道谢。

    东方肃微微抚须。

    “没想到在我的眼皮底下,还有如此猖狂的事情。”

    东方肃心是有怒火的。

    此事他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此事,朕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既然那宋家与宰相曹化元有交情,那我倒是要去问问曹化元了,是不是他在背后给宋家撑腰,让这宋家如此嚣狂!”

    楚嫣玉大喜。

    “多谢陛下!”

    有徐长风和东方肃出面,平西王府已经不会有任何事情了。

    宋家再厉害再猖狂,在徐长风、东方肃的眼里,也只是蝼蚁罢了。

    此时的宋家,还不知道他们家族的命运,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边。

    众人吃了火锅,各有收获,当下也是心满意足,向叶青云告辞离去。

    叶青云目送众人离开。

    “唉,又冷清下来了。”

    叶青云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有些意兴阑珊。

    他还是很喜欢热闹的。

    “山上太闷了,明天我还是去山下转转吧。”

    到了第二天,叶青云将院门锁好。

    带着大毛和兔子,一起来到了山下的一处集市。

    这里倒是十分热闹,南来北往的行人非常多。

    叶青云来到了一家茶楼,找了个好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茶楼正有个说书人,在唾沫横飞的说着一个故事。

    茶楼内的客人们也都听得十分入神。

    不过叶青云却是听得笑出声来。

    “什么老掉牙的故事啊。”

    他这一笑,那说书的老汉立即朝着叶青云看了过来。

    在场的其他客人也都是对叶青云怒目而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