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池一怔:“你知道我要走?”

    “您一路考验,先后试探,然后又给我找了这么一个保……侍卫,总不会是怕我无聊吧?净缘师父的下落尚且不明,您和他关系深厚,想必很难坐等消息。”

    “嘿!聪明!”清池转手掏出一本发黄的小册子交给王鲤,旋即起身:“既然你心知肚明,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这一路回家,只要不故意走错路,基本上没什么危险,净缘那边我的确放心不下。你小子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加上这只猫,危险更小。你也不用担心遇到特殊的强敌,我在你身上留了手段,保你性命无虞。”

    王鲤也站了起来,躬身行礼:“多谢师祖关照!不过弟子还有个疑问。”

    “讲来。”

    “师祖,如果弟子刚才选择杀了她,您会怎么做?”

    “贫僧会收回剑诀,洗掉你关于剑诀的一切记忆,然后把你扔回去。”清池说罢,幽幽一叹,“贫僧早就说过,这世间是一片苦海。可苦海之中,也未必不能结出纯净的花来。假使不辨是非、不明真假便妄下论断,那纵然有再好再高的志向,也只会让这世间持续纷乱,难得安宁。如此,贫僧再传你剑诀,岂不是助纣为虐?”

    王鲤闻言,一副恍然之貌,实则他心中对此早就有所意料。

    清池这样一位半路出家的老和尚,和白龙寺其他僧人有着明显的不同。至少净缘师父自幼出家,就没有清池这么多的主意和花样。

    “另外,依贫僧看,你锻体至多百日便可直入炼气境,届时修炼剑诀,千万不要有所懈怠,否则今日慢一时,未来或许就一无所成。此一别,下次再见不知何日,或许永别也未可知。你若有心,将来再上白龙寺做客,顺便来看看贫僧便是。”

    “师祖……”

    “行了,废话少说,自己保重!贫僧去也!”话落,只见其身影倏地化作一团金光远遁而去,几乎眨眼便消失在视野尽头。

    王鲤静静遥望,心中略微怅然。

    从此刻起,他身上除了步步生莲之外,不再有任何明显关于白龙寺的痕迹。

    说自由可能有些过了,毕竟除了约定俗成的清规戒律,白龙寺、净缘与清池都没有再刻意限制和束缚他。

    不过,在他们面前,王鲤还是有所收敛甚至加以演绎。

    毕竟他们是长辈,也是强者,任何举动都对他的未来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更恰当地说。

    离开白龙寺,意味着他不用再担心会被出家,开始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

    现在清池的离开,则意味着他现在不需要有任何负担,可以依照自己的内心做自己的决定。

    回过头来。

    只见猫妖眼神灼灼地盯着他。

    不过因为妖灵咒的关系,猫妖不能对他不利,甚至连想法都不能有,否则立时便有反噬。

    因此,王鲤并没有担心或害怕。

    他转头看了看破庙四周和满是窟窿的房顶,便说:“你会修房子吗?”

    猫妖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先是被自认可以托付的人再三打击,然后受清池老僧的压迫不敢异动,眼下又因妖灵咒,生死皆受制于王鲤。

    况且,说不定那老和尚此时就隐藏在周围暗中观察,她更没有跳反的想法和实力。

    于是,她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睛,摇着头脆生生地说:“不会。但我有自己的住处。”

    王鲤眼睛一亮:“远吗?”

    猫妖摇头:“不远,二十多里。”

    “走!”

    王鲤提剑起身,当先走出破庙。

    他对破庙这种山野高危建筑没有任何好感,因为这种地方总是会诞生各种莫名其妙的意外和麻烦。猫妖和秀才不就是这样?

    猫妖愣了愣,随即加快步子紧随其后。她也不想继续待在破庙里,那只会让她不断想起先前的龌龊。

    不过,跟在王鲤后面,她还是难免神情恍惚,甚至时常面色茫然。

    这倒也正常,妖灵咒将她和王鲤牢牢捆绑在一起,未来再想自由似乎已无可能。

    她看着王鲤的背影,秀眉不禁微蹙。听老和尚说,这个少年只需百日就能完成锻体,这般修士也算是天才了,就是小小年纪杀人不眨眼,不知道好不好相处。

    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耐不住性子,刚一化形就急匆匆下山。

    猫妖有些后悔,接着又不免想到秀才,于是情不自禁咬牙,像是条发怒的小猫。

    “你叫什么?”

    王鲤突然开口,猫妖晃神。

    “凌悦儿。”

    “凌悦儿?你自己取的名字?”

    “嗯,我住的地方在凌云山,所以干脆姓凌,悦儿是我开了灵智以后自己取的。”

    “你父母呢?”

    “没见过,我从小就独自生活。”

    “你天赋应该还不错。”

    “我的血脉好像还可以。”

    “你是什么种族?”

    “灵猫,是出过妖王的种族。”

    “妖王?什么境界?”

    “不清楚,大概就像是人族的仙人吧?”

    一路闲聊,王鲤从猫妖凌悦儿嘴里得知了不少以前不清楚的信息。

    妖族的传承与人族不同,它们在这方面显然更有优势,以血脉作为传承的载体,至少可以保证后代不会因为没有修行之法而泯然于众生。

    凌悦儿只以普通小猫的身份生活了不足半年,觉醒之后得到种族传承之法便立刻开始修行,她的血脉天赋的确不错,短短百年就立道基、化人形。

    以灵猫的生命长度与人族类比换算,她现在实际上要比王鲤还小,大概等同于十二岁的人类小萝莉。

    当然这样做比较的实际意义并不大。

    否则她也不会下山找秀才了。

    她对秀才的认知,皆来源于过去小心翼翼下山后偷看过的那些话本小说,总觉得那些故事非常美妙且令人向往,虽然其中大部分结局都很悲凄,可总有妖觉得自己会是特殊那个。

    王鲤也因此怀疑那些写故事的人是不是故意以此来引诱那些年少无知的小妖怪,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大部分秀才通常手无缚鸡之力,这么做大概率会得不偿失。如果这是计谋的话,应该把秀才换成小道士或者其他修行中人。

    比方说推出一部花千骨。

    典型的人与非人,还夹杂着师父与弟子的禁忌,岂不更加刺激那些小女妖?

章节目录

穿成內侍后总在劝皇上雨露均沾 重生成蛇,在现实世界开创修妖法无错版 在义庄当守尸人那些年百度网盘 从肉体凡胎到粉碎星球最新章节 书海漫游 梦幻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梦 诗意小说 修仙:我的开枝散叶系统远方灯火 从火影开始的梦境之旅txt下载 外室美妾免费阅读 晨曦小说网 红楼贵公子免费阅读 长生图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