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那对男女仅是因为王鲤的话语而震惊,那么清池的惊讶就要更深一层。

    在王鲤向他提出询问的时候,他就确定王鲤已经发现了这对男女的异常。他也知道以王鲤的修为看不出什么来,所以才接着反问,以此继续考验王鲤。

    很明显,王鲤的处理方式又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个臭小子,哪怕没有我陪着,这一路回家恐怕也不会遇到什么大问题吧?

    清池非常清楚,锻体境虽然不是亘古流传的修行境界,但却是提升最快也最明显的一个境界。

    这第一个境界,就足以能将修行者和凡人拉开极大的差距。

    当然,这个描述仅限于天才。

    没看到王鲤锻体还不足一个月,速度就已经全面超越了一个魁梧健壮的成年男人么?

    所以,很多人就算明知天赋一般,不求长生,也十分期望能在锻体境有所精益。只是修行之路步步唯艰,哪怕是第一境,也不是人人能入,更不是人人都能走到头的。

    王鲤从顺利踏上修行之路开始,就只会越来越强,起码锻体境绝对难不住他。

    清池没有觉得王鲤提出的问题是一个毒计。

    他只觉得非常惊艳。

    甚至他认为,如果天才且聪慧的孩子,哪怕动辄杀人,白龙寺也不会舍得把他驱逐出去,顶多是让他在杀人之后多念几遍超度经文就是了。

    清池这边思绪乱飞之时,直面王鲤的男女也有了动作。

    女人先是惊呼一声,虽然能从她的脸上看到非常明显的畏惧,但她依然强行咽了咽口水,红着眼准备继续哀求。

    可是,她身后的男人却不这么想。

    只见那蜷缩躲藏在她背后的身躯突然展开,一把将护住她的女子推到,接着动作迅捷灵敏地用双手掐住女人的脖子。

    这一番突兀且迅速的变化,着实把王鲤秀得头皮发麻。

    男人此时丝毫不见方才的怯弱与孱弱,他一双手牢牢箍住女子的脖颈,牙关紧咬,青筋贲起,杀心再明显不过。

    而被他推倒的女子也自然先是愣住,接着突然被锁喉令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她的眼神从茫然到惊愕,从惊愕到惶恐,又由惶恐到死心,刹那间快速连续的变幻,令人很容易就看破她的想法。

    女子原本已经在本能驱使下抬起手脚想要反抗。

    可是望着男人突然狰狞的目光,她忽然放弃了,只是与男人对视着,任由四肢颤抖也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动作。

    王鲤再度眯眼。

    他倏然起身,越过火堆,焰光摇曳。

    一息之间来到两人身旁,他抬腿一脚踢在男人的侧脸上。

    对方本就孱弱的身体立刻飞滚出去,撞在墙角。

    女子立时咳嗽不止,可她没有动弹,只是任由眼泪似断线珍珠般不断溢出。

    王鲤也不看她,只是一步从她腰间跨过,顺势拔剑出鞘。

    男人趴在地上痛得连连惨叫,嘴里吐出几颗牙齿。

    眼看王鲤持剑而来,他立刻转身跪伏磕头:“公子饶命!饶命啊!小生家中尚有双亲,求公子垂怜,饶我一命吧!”

    王鲤脚下一顿,用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男人也愣了一下,有些犹豫。

    王鲤蹙眉,手腕一抖,当即削下对方一只耳朵来。

    无须多言,男人自然又是捂着血淋淋的侧脸一阵哀嚎,不过他此时也不敢再犹豫,将事情磕磕绊绊地讲了出来。

    而那女子一边听着,眼泪更加不值钱地往外涌出。

    原来,这男人和刚刚王鲤杀掉的两个人居然是一起的。

    男人是一位“离国”的秀才,在距离此地十余里外的城镇中颇有才名,很受尊重,不过他为了考举送礼,必须大笔钱财,他出身一般,没有什么家产,又放不下面子去给人做事,于是便动了歪心思。

    女子,与秀才结识于半年之前,孤身一人,因仰慕其才华,愿侍奉左右,待其取得功名后以身相许。

    而秀才的主意,便是将女子卖掉,凑齐给人送礼的钱。

    没想到,约了人见面准备交货收钱时才发现,对方根本没带钱来,他自己还被平白无故殴打一顿。

    而后,就是王鲤和清池的到来了。

    听完这些,王鲤回头看了看,只见女子侧过身蜷缩着,双手捂着脸抽泣不止。

    他不禁摇头。

    说不上是怜悯还是鄙夷,只觉得这女子太傻。

    就算秀才没打算把他卖掉,等秀才真的考取功名之后,大概也不会娶她一个无父无母、无钱财无背景的女子。

    王鲤又对秀才问道:“你家中真有父母?”

    秀才忙不迭地说:“有!真有父母!他们都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

    “快到五十岁了……”

    “是啊,请公子怜悯,他们都已是高龄……”

    “不,我的意思是,不到五十岁,努努力的话还能再生一个。”

    秀才惊愕抬头。

    下一秒,只见青光陡然间在眼前闪过,接着喉咙剧痛传来,急忙忙抬手捂去,双手很快一片湿热。

    青霜剑刃不染血地归鞘,王鲤转身再次从女子腰间跨过,径直走向火堆。

    然而,清池却眼含笑意地说:“别急,三个人你都杀了,剩下的你不管了?”

    王鲤挑了挑眉。

    女子没有回身去看被割喉的秀才,只是背着身啼哭。

    “师祖,她可是受害者,难道其中还另有隐情?”

    清池屈指一弹,一点金光飞入王鲤眉心。

    王鲤顿时只觉双眼一热,视野跟着起了变化。

    再看那女子。

    他当即瞪了瞪眼。

    这哪是一个娇弱可人的女子,分明是一只皮毛幽蓝的……猫!

    “猫妖!”

    王鲤还是两辈子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妖怪,不免大为惊诧,一时心绪难言。

    他回望清池,眼神充满求知。

    清池抚须颔首:“不错,她的确是妖!”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王鲤再看女子之时,目光便不由地有些复杂。

    只听说狐妖或女鬼总是中意和书生秀才纠缠不清,没想到猫妖竟然也喜欢玩这一套?

    女人依旧哭啼不止,哪怕被当面戳穿了身份也没有丝毫动作,她捂着脸的双手此刻早已被泪水沾湿。

    王鲤拧着眉头,看了又看。

    片刻,他转过身来,坐到清池对面,将青霜剑摆在身旁,道:“饿了。”

    “嗯?”

    “师祖有何见教?”

    “三个人你都杀了,这个妖你不杀?”

    “这和他们是人是妖没有半点关系。师祖,弟子饿了。”

    “吃猫肉吗?”

    “……不吃!”

    “哈哈哈……”

章节目录

勿念阁" 对手想研究我,发现我根本没上号免费阅读 我以武道斩鬼神旧日人偶 我为长生仙百度网盘 大师兄失忆以后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暗恋你的第七年最新章节 我只想好好当个反派全文阅读 我确实都给他们抛过手绢免费阅读 我设计的妖魔世界最新章节 人生模拟:从养生功开始加词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