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你真是……生错地方了!”陈无咎暗暗呢喃。

    其他人眼看着陈无咎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也知道此刻王鲤手中长剑的变化必然暗藏深意,一时更为期待。

    裴贞没有时间也不敢分心看王鲤,当七剑灌满星力之后,他剑指一动,七剑倏然相合,璀璨星芒汇成一柄巨剑高悬在天,除了锋芒逼人的北斗剑气之外,一股骇人的杀戮与死亡气息蓦然而生。

    “北斗主死,师弟小心。”裴贞出言提醒,也是在告诉王鲤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王鲤颔首,他盯着手中之剑来回扫视,那一片片龙鳞染上青色,使得龙门飞剑此时既像是一柄青龙所化之剑,恍然间那层层龙鳞又好似片片莲瓣攒簇而成。

    真正激活首山铜与龙门飞剑的,是他的剑灵。

    剑道真灵。

    抬头,他道:“师兄,小心。”

    “好!”裴贞微笑点头。

    继而,两人十分默契地同时出手。

    裴贞剑指滑落:“斩!”

    王鲤弹剑升空:“去!”

    北斗天剑璨若流星,倏然直落,剑体上瞬间摩擦爆发出剧烈的星火。

    龙门飞剑青光缭绕,飞掠破空,剑体外虚空蓦然衍生出濯濯的莲花。

    北斗主死,杀气弥漫,王鲤首当其中,只觉天地杀机锁定他的身躯,滔滔死气也立时全然笼罩元神。

    这是对肉身与元神的双重攻击!

    昂!

    陡然间,龙吟声再度爆发,众人只见天上青芒倏然炸裂,继而从中冲出一条形神兼备的青龙!

    鳞爪、鬃须与首尾尽皆真实无异,腾空飞舞的身姿更是和真正的龙族一般无二。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条青龙周身仍有莲瓣相随,且内外皆裹挟着含而不发、敛而不放的凌厉之气!

    眼见着,青龙与北斗天剑即将正式碰撞!

    倏地,青龙突然勐地张口,龙吟如雷震之际,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青龙竟然将北斗天剑直接吞了下去!

    御使北斗天剑的裴贞更是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他第一时间剑指转动,灵力爆发,催动北斗天剑,顿时便见青龙体内光芒剧烈盛放,隐约间彷似能够透过躯体看到内里的剑形。

    裴贞见状,更是全力施展,额头不由青筋曝露。

    另一边,王鲤看起来却要轻松许多,他只是摊开手掌,缓缓握拳。

    顿时,只见腾空的青龙倏然盘旋,身躯内部绽出的剑光被快速压制回去,而后便听得一声明显且清脆的破碎声。

    场上,裴贞同一时间脸色发白,嘴唇瞬间紧紧抿起。

    王鲤招手,青龙在天上悠然转向,笔直落下,临近地面之际,重新化作飞剑,幻然如光般融入王鲤体内。

    无须多言,王鲤抱拳拱手:“裴师兄,承让!”

    裴贞从恍忽愣神中恢复过来,望着王鲤许久,才终于轻轻点了点头,旋即转身离去。

    当他回头之时,王鲤也从他的嘴角处瞥见了一点点鲜红的痕迹。

    虽然此番交手没有直接针对裴贞,但是被直接吞没嚼碎的天剑还是不可避免地让裴贞承受了相应的反噬。

    这点伤算不得重,修养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恢复,只是如此落败,就算换作王鲤也不会当着对手的面暴露伤势,所以他更没有主动开口去戳穿裴贞此刻的状态。

    场外,陈无咎也不耽搁,直接道:“这一场,翠微仙山王鲤获胜。接下来你们四个上来抽签,获胜者直接晋级,败者再战一轮,决出三个名额,而后接受三位外门弟子的挑战,有没有问题,需不需要休息?”

    四人无有异议,径直上前,很快,最后的比斗确定。

    揽月仙山宁岚,对战,雷殛仙山李牧华。

    翠微仙山王鲤,对战,万法仙山钟离宴。

    宁岚与李牧华先上场,两人各展其能,玉剑揽月与雷法的交手极为精彩,不管是感觉骇人的攻击强度,还是目不暇接的光影声势,都与先前有着极为明显的区分,相信此刻他们都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更不会强行遮掩自己的底牌。

    这一场,两人斗了将近半个时辰,最终李牧华稍逊一筹,只是微微一个失误,便被宁岚敏锐无比地抓住机会,拿下了胜利。

    而后,王鲤下场。

    这是王鲤面对的第二位万法仙山弟子,但与程菱纯粹的剑招比拼不同,钟离宴的道法神通熟练度明显更上一层楼,所以他也让王鲤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万法仙山弟子手中万法的难缠,无论王鲤如何进攻,钟离宴似乎总能迅速找到能够与之匹配对抗的道法或神通。

    只不过,王鲤攻得凶勐异常,极为迅速,钟离宴久久未能寻到反击的机会,于是最终久守而失,龙门飞剑斩破他的防御,剑尖紧贴着他的眉心险险地停顿下来。

    钟离宴望着近在迟尺的青锋,苦笑道:“师弟名不虚传,为兄败了。”

    王鲤收剑,行礼道:“师兄万法在心,师弟佩服。”

    寒暄过后,王鲤退场,李牧华上前,与钟离宴争夺最后一个席位。

    来到场外,王鲤对顾太阴道:“你想好待会儿要怎么挑战我了吗?”

    顾太阴一脸莫名其妙地说:“我为什么要挑战你?”

    王鲤挑起眉头看着他。

    顾太阴毫不示弱地望了回来。

    熟悉之后,王鲤失笑:“你能成大事。”

    “多谢师兄美誉,我爷爷也经常这么评价我。”

    “……你高兴就好。”

    眼看王鲤没有缠着不放,顾太阴也松了口气。

    如果说之前他虽然对王鲤的实力有些心理准备,但那时候总还难免有所怀疑,至少顾太阴多年在外游历,见多识广,实战经验丰富,年纪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不可能光靠别人的传言就认定了自己弱于他人。

    可在亲眼看了几场之后,他也迅速认清了现实,莫说王鲤,最后一轮四个内门的师兄师姐,任何一个他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所以眼下最好的机会和对手,就是此刻正在场中比试的两人。

    毕竟,他们都是另外两个可供挑战之人的手下败将。

    顾太阴望着钟离宴闪转腾挪、层出不穷的手段,又看到李牧华动辄雷霆万钧之势,一时间估不出谁能获胜,于是问道:“师兄,你觉得谁能赢?”

    王鲤边看便道:“如果他们没有其他手段的话,那估计钟离宴会赢。”

    “为什么?是因为他的手段最多?”

    “不是,手段多寡,其实并不能真正左右结局,关键在于,李牧华的雷法似乎已经被钟离宴摸透了。”

    顾太阴带着王鲤的话又看了一会儿,恍然道:“钟离师兄好像总能躲过雷法攻击的最强之处,然后站在雷法最弱的区域发起反击。”

    “嗯,要说彻底避开雷霆肯定是不可能的,李牧华师兄的雷电覆盖范围很广,而且闪电速度只会比他的移动速度更快。反倒是如当下一般,放弃彻底规避雷电的想法,以最小的代价换取反攻的时间和机会……”

    正说着,钟离宴突然起势,一点迅速摇曳闪烁仿佛随时都会熄灭的火星突然穿过雷电丛林,悄无声息地来到李牧华面前之时,火星突然剧烈膨胀,勐然间化作一团烈焰,火光倒卷之际凝成一头异兽。

    李牧华反应也不慢,天上雷霆当即噼落。

    但火焰的膨胀显然超乎了他的想象,异兽身躯转眼间膨胀了数十倍,宛若末日一般的雷霆之力噼落在身上,无数火星迸发,一条条黑暗的痕迹密布,然而异兽终究是没有被打散,兽爪顷刻间将他牢牢地按在地上,血盆大口张开,喉间烈焰宛如即将喷发的火山,对准了他的身躯。

    至此,李牧华纵然面有不甘,但还是停了下来。

    钟离宴获胜。

    陈无咎笑道:“非常精彩的战斗,虽然有胜有败,但至少你们让我看到了蜀山弟子应有的实力表现。那么现在内门的三个名额已经决出来了,他们就是揽月仙山宁岚、翠微仙山王鲤,以及万法仙山李牧华!现在,外门弟子可以任选其中一人挑战,若胜,便可直接取而代之。有人要挑战吗?”

    虽然他看的是顾太阴,但是此刻另外两位外门弟子也被送来了。

    不过,除了顾太阴,另外两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非常澹定自然地说:“内门师兄名不虚传,弟子放弃此次挑战的机会。”

    蜀山的内外门结构和晋升机制很简单。首先,一定的年龄下,境界足够就能进入内门,这是对天赋的考察;其次,一定境界条件下,实战表现足够强大,也能进入内门,这是对战力的考察;最后,若天赋不佳,战力一般,那么在归道境的时候也能顺利成章地进入内门,这是对大器晚成的兼容。

    内门与外门的区别主要在于资源分配,不管是仙灵云海上下的灵气浓度差异,还是可选功法的高低,都激励着所有外门弟子努力朝着内部进发。

    如同顾太阴这样不愿意进入内门的外门弟子绝对是极少数,甚至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见。

    换句话说,要不是有一个身为外门总务堂堂主的爷爷,顾太阴也不至于如此任性地放弃进入内门的机会。

    更强大的天赋和战力,在内门绝对会有更加大幅度的加成和提升,远非外门可比。

    所以,外门弟子放弃挑战机会不足为奇。

    如此情况,倒也不是说王鲤从一开始就在套路和欺骗他们,因为在他们得知此事的第一时间,肯定就已经知道自己没有机会真正代表蜀山走出蜀山域去征战天庭试炼。

    毕竟能在外门中脱颖而出,本身就已经有对他们饱含吸引的奖励了。

    就连王鲤等人,不管最终有没有拿到名额,宗门都不会吝惜奖赏,只是王鲤本身对此并不是特别在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苟在异界成武圣最新章节 深海渔夫txt下载 长生武道:我有一只金蝉分身滚远 重生之悠闲山村生活免费阅读 柚夏小说网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独一小说 凡人:天南第一体修百度百科 人生1984免费阅读 混沌冠冕免费阅读 人在尸兄,单挑龙右txt下载 别人科举我科学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