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远寂,云雾飘渺。

    山川缭绕苍寞外,殿宇参差碧落中。

    忽闻钟声悠扬,山间朦胧薄纱顿时波澜涌动。

    八角飞檐钟楼上,中年僧人单手推动着一人粗的木头钟椎。

    咚!

    钟声再响,悠远绵长,顷刻间穿山越岭。

    钟楼角落,僧人侧后,一名十来岁的少年望着他的动作,面上毫无表情,纵使钟声近在耳畔炸响,神态亦无波动。

    清晨微冷的轻风拂过,少年额角发丝轻盈飘扬,温柔地拂过白皙如玉的面颊。

    修长的睫毛一动不动,清澈明亮的眼眸中完美地映照出僧人击钟的画面。

    粉嫩的双唇轻抿,清晰的唇线就像是用最细腻的秋毫仔细勾勒过一般。

    王鲤,十四岁,旬月前抵达白龙寺,日夜跟随眼前正在敲钟的净缘僧人。

    非是出家修行,而是为了调养先天不足的身体,拔除一身顽疾。

    白龙寺的晨钟,有洗涤身心、振奋精神之效。所以净缘本无需敲钟,却还是主动“抢”下了这份工作,每天带着王鲤近距离聆听古刹钟声。

    不过,近距离的钟声非常响亮,不习惯的人靠近了听难免惊乍。

    可王鲤没有,他看起来毫无反应,像是失去了听觉。

    少顷,最后一道钟声响起,净缘僧人一手按住钟椎,立刻使其静止,跟着转过身来。

    王鲤也同时回神。

    两人目光交错,无需言语,一同下楼。

    从寺庙侧方穿入,木鱼声与诵经声渐渐连成一片,消解了深山初晨的寂静。

    不多时,青翠的竹林掩映之间,一座灰墙灰瓦的低矮禅院浮现。

    入内,卵石铺路,花草茂盛,露珠折射出金色的晨曦。

    侧面厨房烟火正盛,水雾蒸腾。

    王鲤撇了撇嘴,却也不发一言,径直回房。

    紧随其后,净缘僧人双手提着两桶热水进来,灌入位于房间正中的木桶,往返数次,热水充盈,房间里溢满雾气。

    关上房门,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瓷瓶,青色的粉末撒入浴桶当中,滚烫的热水转眼变成了深青色,再伸出食指探入其中,数息后微微点头。

    收手,面向王鲤,他的脸上也不禁浮起一丝笑意。

    “净缘师父,到底何日才是个头啊?”王鲤一边苦兮兮地询问,手上却也没有闲着,三两下便将自己扒了个精光。

    净缘笑着说:“先天之疾,非朝夕能改,此药浴至少还需一月。”

    王鲤踩着一条腿踩着木凳,一条腿试探着往桶里的热水中放去,口中嘶嘶地吸着凉气,一遍遍尝试中,好一会儿才把自己泡在热辣的药水里。

    这热水不仅本身滚烫,更难忍受的还是净缘僧人方才投入的药粉,它似乎让热水变成了能够直接作用于皮肤表面的辣椒水。

    众所周知,辣,是一种痛觉,是一种难以抑制的灼烧感。

    更何况,净缘僧人完全不许他穿着任何衣物。

    这就给他带来了加倍的刺激,毕竟人体总有一些部位异常脆弱。

    然而,仅是咬牙颤抖了一会儿,王鲤渐渐眼眸微阖,不再挣扎,仿佛入定。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可净缘仍不免为他的表现感到震惊与慨叹。

    这种药浴所带来的痛苦,他也曾切身体验过,更看过许多孩子在药浴中狼狈挣扎、痛哭流涕的模样,那是非得有数人拼命将其按在水中,甚至使其晕厥都会被痛醒过来的苦楚,哪怕是成年人,也要难免梗着脖子嚎个不停。

    可,眼看这少年,只有一开始的痛苦,接着快速习惯,最后一声不吭,面不改色。

    如此耐力与定力,对于少年人来说本就稀罕,更何况其天资聪颖,每每语出惊人,当真是修行佛法的上好苗子。

    一念及此,净缘不禁看向王鲤头上乌黑浓密的长发,心中再叹。

    可惜,这少年对白龙寺的兴趣仅限于自身的修行门道,对真正拜入佛门静研佛法则毫无兴趣。

    不修佛法,不得传承。

    哪怕净缘愿意违背白龙寺的规矩,没有佛法的基础,王鲤也无法将白龙寺的法门真正修到精深之处。

    该如何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地拜入寺中?这个问题,也已经困扰了净缘快一个月了。

    这般定性,实有佛祖割肉喂鹰、以身饲虎的真意,若他真正踏入佛门,修行佛门之法,又将会是何等景象?

    净缘心中无限遐想。

    静观许久,他眼神再度坚定,旋即不舍地离去。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王鲤睁开眼睛,眸中灵光流转。

    他低头望着泡在青色热水中的身躯,眼神与表情中不见丝毫苦痛之色。

    往后一靠,反倒发出一声舒适的长叹。

    王鲤,生于一小国侯爵之家,其母难产而亡,王鲤先天不足,自幼疾病缠身。

    旬月前,他刚满十四岁,年龄与身体都达到适宜阶段,于是被送入白龙寺。

    而当下之王鲤,也是在其年满十四之夜,鸠占鹊巢而来。

    那一夜,这位可怜的侯爵世子顽疾爆发,接连咳血,小王鲤也本该逝去,紧随其后,大王鲤醒来,两个即将消失的魂魄完美融合,终于夺得一线生机。

    过去一个月,王鲤在白龙寺跟随净缘僧人,每日三次药浴,三次服药,中间穿插修习强身健体之术,不说沉疴尽去,至少不会再走几步就喘息不止,冷风一吹就拼命咳嗽。

    由此可见,净缘僧人是真有本事的人,他的本事并非是一骑绝尘的医术,而是超脱凡俗的“佛法”。

    当然王鲤更愿意将这视为修行之人的独特手段,和他在凡俗世界见识过的功夫完全不搭边。

    毕竟,他从未见过某家的武学能真正打出金光璀璨的特效。

    可那净缘僧人的金钟罩,是真的可以在体外形成一口金光夺目、纹饰清晰的大钟。

    并且,由于王鲤逐步展露出来的特殊“天赋”,净缘僧人的心动也逐渐加剧。于是,为引诱王鲤剃度入门,他时常会在“不经意”间展露某些特异之处。

    譬如吃饭时隔空取物,打坐时身躯悬空,还有修炼时释放出来的特效版金钟罩。

    王鲤是真的被这些手段吸引住了。

    不过,要他出家为僧,那依旧是蛤蟆长毛——不可能的事。

    他还记得自己有婚约在身,那未婚妻还小自己一岁,但匆匆一瞥中却也知其早已出落得明眸皓齿、娇俏可人。

    倒不是王鲤舍不得,而是不希望让一个无辜的少女因被退婚而受到伤害,现在这个世界,被退婚的女孩,不论缘由都会被打上不好的标签,再多的解释也难以抑制人们朝“恶”的一面投入遐想。

    况且,他本身从来也没有想过当和尚,在家里更是一脉单传。

    再则,王鲤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一本大女主文的反派配角,毕竟被退婚这种事情,大多发生在主角身上……

    所以为了整个王氏的安宁稳定、传承有序,也为了自身的安全,王鲤坚决不能出家。

    现在的情况是:家我不想出,功我又想练。

    王鲤一直在探索解决之道。

    遗憾的是白龙寺不收俗家弟子,否则哪有这么多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浴桶中的药水颜色逐渐变浅,温度不断降低后,它也彻底失去了颜色。

    王鲤爬了出来,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净缘僧人敲门,入内。

    迅速收拾完毕后,两人简单吃过早饭,净缘便将一柄木剑扔到王鲤手中。

    接着,净缘盘膝坐在门口,王鲤则在院中修习剑术。

    这剑术虽然也是白龙寺的真传,但没有佛门心法加持,也就失了真意,难显其真正神异。

    净缘一边看着,不时屈指一弹,便有一点淡金光芒飞跃而出,打在王鲤身上。

    “高了。”

    “不够果断。”

    “太僵硬。”

    “步伐错了。”

    净缘的指点和佛门的机锋差不多,总是不会说得十分直接,譬如高了多少,又或是低了多少,只是让王鲤自己去想,自己去调整。

    这样的练习方式一开始让王鲤很不习惯,但熟悉下来之后,确实是由自己调整过后的动作更加印象深刻。

    这一套伏魔剑,一共五十一式,王鲤已经学了过半。

    渐入佳境之后,王鲤不再需要净缘出手指点,剑招融会贯通,纵是木剑在手,亦有别样气势。

    身随剑走,剑随意动,以心使剑,流转自如。

    天中骄阳早已驱散了山间晨雾,地面上光影跃动,王鲤额头也渐渐渗出汗水。

    净缘面无波动,眼底却已饱含满意之色。

    该给他换上真剑了。

    可这小子就是坚持不愿出家,该如何是好?

    嘭!

    正沉思间,院门突然被推开,一个高瘦的身影出现。

    王鲤仍沉浸于剑术之中,仿佛毫无所觉。

    净缘愈发欣赏他的表现,同时快速起身。

章节目录

花醉文学网 神话大汉,冠军兵圣免费阅读 末日怎么才来?我欠款都还完了最新无防盗 思她文学网 让美食成为宠兽是否搞错了什么百度百科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txt下载 予拥阁 【快穿】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搁浅阁 人生交换后,大小姐提刀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