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铿利用躺在病房的这段时间,确定了自己降落到这个位面后意识链接系统的工作情况,以及队友的信息。

    至于此次同来的队友们,这次穿越降临四个位面,一个位面只有两位穿越者。

    现在和卫铿一组的是柯飞甲,他降临在建康这个南部经济中心。

    从这个位面的视角来看,几个月前他作为集团的主管,主动实验c介子能量项目,该项目也可以称作‘闭关练气’项目,在这个位面沉睡了两年。现在,这个世界的他刚刚苏醒。

    事实情况是:在本位面沉睡的过程中,他的主意识返回到了主世界,确认新人是否适合在这个位面执行任务。

    柯飞甲现在是这个前沿科技项目的主管,而他之前是内阁某位成员的秘书,在神州内也有着非同一般的人脉。他现在弃政从研,一方面是主世界对这个“c介子”项目相当关注,另一方面,神州的高层也意识到“c介子”的重要性,故柯飞甲作为可靠人员被派到了这里。这么,卫铿在这个位面也没什么困难。技术活,难活,都有老穿越者撑着。

    十个时辰后,贵体无恙的卫铿离开了这个私人医疗中心。

    医疗中心门口停着神州的厢房型轿车,两侧是一排排没有装备枪械的甲士护卫。这待遇让卫铿有些不知道迈哪只脚了。一位干练且靓丽的女士对着卫铿作揖:“卫公子,我,秦虹玥很高兴能接待你。”

    卫铿有些纠结:“这个怎么打招呼?额,作揖,男的是左掌,右拳?”这时意识到自己是在文化的荒漠中长大的。

    这一天卫铿尚未来得及返回西京总部。

    如此行程呢,显然是被故意拖住了。卫铿可以想象,集团那边一个个家伙应该在争分夺秒处理这段时间的小尾巴。

    晚上,卫铿临时在咸阳子部门开设的驿馆居住。

    当卫铿洗漱完毕后,看着这张大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里的床,可不是卫铿那边的席梦思厚垫式钢丝床,而是楠木垂花柱式拔步床。

    古装剧中洞房的剧情常常可以看见,四周有木头立柱,而上面是一个雕花的木顶,整体来看来看就像一个木头的小屋子。新娘和新郎同时坐着的床沿,从上到下是一个圆形入口构造。

    拔步床更加高级,高度就有三米,又因为从入口进入要跨八步才能上床,故被称呼为八步床。自宋开始这东西就是土豪的绝对专属,——金瓶梅中有这么一段记载:西门庆娶第三房孟玉楼的时候,媒人介绍说:这个孟玉楼是个寡妇,她手里有点钱,有两张南京拔步床。

    虽然二十世纪神州的生产力发展的极快,商家们将手表,汽车等物品加上了奢侈品概念,但拔步床地位没有丝毫下降。并且这个物品与时俱进,开始高科技化,不仅仅是单独一张床,还集成了家用自动化空调、台灯,冰箱,按摩器具等,同时具备自动除尘,喷香等功能。

    当然,令卫铿吸气的不仅仅是床,而是床的幔纱后面那端坐的美人。

    秦虹玥看见卫铿后,微微一笑,拔下了发钗,黑瀑散落。而后这位年轻的御姐说道:“公子,我负责侍奉你就寝。”

    卫铿一时间有些失神。

    温香软玉最蚀英雄骨,二十一世纪大部分汉子自诩直男,能扛得住,其实是根本遇不到。

    当年轻的少女温柔起来,似水一样向你浸来时,什么男子定力、道德、风骨,统统都要抛到脑后了。

    卫铿立刻退了回去,回到更衣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拧开镀金的水龙头一把水拍在了脸上,然后擦干净脸上的水珠。

    这屋子里的情况,自己一上来把持不住,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返回屋子内,继续面对那个‘红粉骷髅’。

    卫铿半天憋出一句话来:“那个,你是少女吗?”——这特么又是二十一世纪后,才会问的蠢话。卫铿内心:“遇到实在难以拒绝,又不得不拒绝的好处,必须得找到毛病说服自己。”

    秦虹玥微笑说道:“公子,您放心,您的身份,一切都是专属配备。妾身自然是洁净的处子。”

    卫铿伸出手,捂着自己僵硬抽搐的面颊。

    自己脑子中内斗了数个回合后,卫铿咬着牙说道:“好了,你出去吧。”

    女子身躯微微一怔,然后转身问道:“公子,今宵难忘。”

    卫铿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把心里的冲动压了下来,说道:“今天,我很累,你出去吧,你不出去,那我就只能出去睡了。”

    秦虹玥打量了一下卫铿那充满犹豫最终却咬牙坚定的表情,嘴角玩味的笑了笑说道:“公子真有趣,那么,晚安。”说罢她站了起来,娉婷着离开了房间。

    看着门带上,卫铿患得患失的转身,一没注意,一头撞在了拔步床的门梁上,头上鼓起了一个包。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拿出纸和笔,看着自己给自己的密密麻麻的自我规划。好一会,将其放在一边,裹着被子睡了。

    隔着三层楼的一个房间中,秦虹玥打开了屏幕对着那边的主人汇报了情况。

    屏幕上问道:“什么,拒绝了。”

    秦虹玥:“是的,不过有些动摇。我们可以用乙方案再试一试。”

    秦虹玥对话的是洛水集团卫家的三房负责人。卫铿的老爹当年在这个位面开枝散叶了,只不过呢,卫铿卫锵的嫡子地位在宗法体系内是怎么都撼不动的。

    三房负责人道:“不用试了,你跟着他就行了。”

    九个小时后,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卫铿被胯下过于擎天的感觉弄醒,躯体在这个世界冰冻了三十多年,现在呢,还是一个少年状态。

    卫铿打了一个哈欠后,看着窗外的阳光,看似怨气实则后悔道:“就不能晚上再跑我床上来吗?玩刺激,就要贯彻到底啊。”

    几十秒后,“呸呸,心静,心静下。”

    思想不健康的卫铿觉得裤子太小了,不得不脱下来,开始漱口洗脸,等火消下去。

    再次启程后,卫铿找到了行程负责人,用非常严厉的语气下了死命令:“昨天的行程拖延非常不好,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给我返回目的地。”

    如此强调后,卫铿觉得今天的路途就非常麻溜了。出行伴随的摩托车,以及道路封闭的工作,都被简化了。

    国产的避水金睛厢车外的实景中有了更多的民情。

    西京的街道上,有着大量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并且总是能看到演讲台。

    在演讲台上,议员们唾沫横飞的讲述‘公羊学说’,也就是公羊传中的大复仇理论!

    佛家常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道家:冤冤相报何时了。但是公羊学派强调:国仇!别说隔着九世,百世都要报!

    卫铿的时代内,儒家学说都是比较中庸的了,现在乍一听这个学说,卫铿不禁有些悚然。

    似乎感觉到了卫铿的目光一直看向窗外那些聚言者,秦虹玥:“公子,莫要听那些匹夫之言,这些聚众,只不过是为了一天的饭食罢了。”

    说罢,她给卫铿指着看,那些演讲负责人在演讲后,分发食品券的场景。

    这些演讲活动,其实是城市内议政院内的人安排的。

    现在神州内的失业率很高,大量的年轻人没有工作,所以官府派人来义赈。在赈济的过程中,也安排讲员,在分发粮食的同时讲一些国政。“讲员”是参考军队中的“讲义员”配备的,在神州的公共组织中很常见。

    古话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既然堵不住,那就疏。中华呢,可是治水行家。

    要说现在神州的敌人是谁?外部呢,有很多的。

    目前昇阳和神州还是同盟,而洛水公司的主要产业就是航空部门,现在昇阳的西甲机甲研究中心已然将天狗机甲研发出来。这种歼击机未来将大规模列装帝国空军。但是目前神州内南洋早报等机甲大传媒已经开始炒作,必须要终止对昇阳的军事援助。这?嗯,不能说没道理,昇阳是孝子,阿尔萨斯、吉安娜的那种。其在南韩半岛,建设了不少战时基地。

    与此同时,北方朔原上,克拉斯纳航天局已经将重力隔绝系统应用在军事领域,基洛夫重型空艇也已经研发完毕,其虽然机动能力欠缺,但是厚重的装甲以及重巡航导弹的轰炸属性对神州北方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西方欧洲现在是神州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这些金毛鬼子占据非洲后,还对神州庇护下的波斯湾地区的利益虎视眈眈。

    所以,用苛刻的目光来看,都是敌人。但是一味地强调这些外部敌人,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内部的问题。

    眼下神州内突然盛行的大复仇论调,各个阶层都有着自己的看法。

    第一层人是国内在各地行走小商人们,他们认为这是清流在聚集民意,也就是政治素人们试图通过这种街头运动,来增大自己曝光出镜的次数。

    第二层人就是国内少数接受了资本论等禁刊的知识分子,他们认清这是在转移矛盾。

    第三层人是神州的建制派们,知道当下社会矛盾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虽然发送食品福利这样手段能够避免大部分人在绝望下冲击道府。但是克制不住年轻人无事可做躁动的心。这年代报纸以及广播早就普及了,甚至有翻盖手机,年轻人获取知识信息的渠道增加了。传统的安抚手法已经失效,必须要给他们一个自己在干大事情的幻想,所以对顶层人来说,对他们加以煽动,让其在市井中奔走,就是让其的精力被消耗不至于造成破坏的最好方式。

    第四层人则是资本家,对于这群真正统治国家的人群来说,人口是一种资源,如果不能用就会烫手。在帝国时代,人口爆炸导致的农田生产崩溃,其产生的流民可以动摇一个王朝根基。

    但在三百年前的小冰河时期,神州就成功利用远超欧洲的人力开启了中华第二轮大扩张。大燕朝从闽越、中原来的移民,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火影:覆灭宇智波全文阅读 遮天之问道无量上善若无水 全民喂养,我直接躺赢笙箫剑客 旧约书屋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望海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屋 这个日常游戏太怪了起点中文网 重生03年,我在互联网杀疯了最新章节 心往小说网 导演:特效太贵,只好实拍了最新章节 一人之下,唐门小师叔最新章节 我刷情绪也能致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