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穿隙来到了地球附近的维度区,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还是被维度层浩瀚的星光所震撼。

    本方穿越平台上,可以看到诸天君王核心意识之光仍然如同的溪流一样没有中断。

    但是在诸天体系外,不拘泥于正统穿梭的维度轨道背景,是星海一样的意识光芒闪烁。这每一点星光都代表着位面上意识极限闪耀。足以截断君王下属世界那些孱弱“溪流”。或许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诸天时空“投鞭断流,塞江填洋”

    箜穿隙知道:这是那个“第一代穿越者”面向主世界的“兵临城下”示威!

    那些位面上卫铿所在的中人阶层主导时代,主世界派去多少人都只是配角。

    此刻是主世界进行维度穿梭以来,前所未有的“盛极场面”。

    三百年前浩土把握主导,秦天放等老牌穿越者还没有退役,百花齐放的时代,或许也算是一种“盛”,盛夏的“盛”

    在灿烂“夏季”,卫铿不起眼藏于后排。当百花的刹那芳华结束后,大家这才发现,什么叫做“夏季繁草终结,秋季是谁在下面攒了累累花生、红薯。”能结果的花,不一定开的灿烂。

    德智体美劳中,目前“智”“体”中的人类基座和补天心体系,目前是好用,用的没问题的“实在”路。

    …秦天放的鎏金王朝的经过岁月洗礼已经被淡忘,但是陶土烧得瓦罐的人们会一直用下去…

    主世界3465年。与高维上箜穿隙的谈判同步发生在太阳系内。

    来自主世界火星的一艘飞船临近水星轨道,展开了几万平方公里的光帆和太阳上开始沟通。

    时空管理部门的李希梦和箜穿隙这些监察者派系,试图展现“灵活技巧”的手腕,眼下准备对卫铿进行来个“双管齐下”。

    水星上飞船发出电磁波邀请:以“善后非实体生命疆域(鬼神位面)”为开头,试着同现在太阳系中的卫铿进行沟通。

    某种程度上,李希梦想要通过主世界卫铿和异位面卫铿目前还在维度封锁下存在的信息差,在这两场谈判中“拣好就收”(字面意义,挑拣恒星部和维度上两方卫铿让步的方面,确定谈判结果。该情况来自于二十一世纪太平洋两岸的谈判,当时欧美在商务,外交,军事上都进行了谈判,但只愿意在各个领域自己占便宜的方面达成“谈判成果”)。

    李希梦这些监察者派系的小心思,被卫铿戳破了。

    实际上,此时恒星部门的卫铿对异位面没有信息差,虚数大行星的隧穿体系,已经打破了主世界所谓的引力井封锁垄断。

    恒星部门卫铿翻出了位面大战初期双方交流:当年太阳上以“信息焓”贸易名义讨论这类位面话题,但是当时被诸天君王置之不理且不说,还被翻出来挑衅一番。

    卫铿:在三十四世纪初期,我一直是在用信息焓贸易渠道讨论维度问题,那时我已经给了“低调”处理摩擦和冲突的机会,但是得到的回应,却是你方的高调挑衅。

    卫铿面向李希梦,潜意思很明确:现在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开始想要“低调”,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是你们当初挂掉一切通讯,现在想让我再给你们面子再主动一次,你他喵的以为是二十一世纪相亲呢。

    过于直男的卫铿对诸天君王这种“求和”的态度很不满意。

    刁民铿确定了李希梦这次拜访还是非正式,不代表浩土的官方,直接来了一句,我在忙,我在忙。

    最后卫铿看在“老朋友”的份上,还是对李希梦特地礼貌的解释一下自己没空的原因:“天狼星区”方向星尘埃的中转节点施工到了重要阶段,深宇部和恒星部门正在忙着测试,没法为时空管理局的拜访调整日程表。

    而李希梦眼里:卫铿言之凿凿对她解释的样子,像极了狐朋狗友帮着酒友对他老婆解释“公司晚上真的开会”。

    她的伴侣米迦列纳从多元位面返回后,无欲无求去星海了。

    但实际上,她能查到米迦列纳还在多元位面上,就是不回应她。

    …视角来到另一边维度区正式会议上…

    高维位面上,卫铿和箜穿隙到场入座。

    箜穿隙宣告了主世界浩土对五战的收尾方案,其中包括补发时空穿梭许可证,恢复部分穿越程序,她还没有将引力井口权限全部开放给卫铿。

    然而此时已经过了“积极主动”时期的卫铿:“等等吧,我暂时对时空穿梭没有兴趣。星辰大海在等着我,你的时空许可证也放在稍后再谈,这些并不重要。”

    箜穿隙顿了顿:“那么你说,什么重要?”

    卫铿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的箜穿隙,突然想起了古工业时代的电影片段,缓缓说道:“你说,对我来说,到底是君王位重要,还是君王们掌握的资源重要?”

    箜穿隙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咬了咬嘴唇,但是没有从似笑非笑的卫铿脸上看出任何线索,遂说道:“君王位重要。”

    卫铿摇了摇头。

    箜穿隙立刻斩钉截铁:“那就是君王位的资源。”

    卫铿:“都不重要。”

    箜穿隙目光一凝,仿佛在说:“你耍我呢?”

    卫铿叹了一口气:“没有君王这样的等阶,对我来说很重要。”

    此时卫铿眼神中是怅然,这不是玩梗,而是真的有感而发。

    …久远回忆…

    在当年第二次位面大战后期,当时主世界的掌权者还是白恒倩、秦天放、米迦列纳,蒙纳特他们,是他们在那时候推出了“君王位”这种存在。

    虽然卫铿当时也崭露头角,但是由于性格问题(白灵鹿说的),故没有入主中心话语权,卫铿没有接受“君王位”,却也不得不对中心力量默认了。

    然而现在,第四次位面大战后,那些老牌穿越者已经走了。

    卫铿回过头来看:自己弟弟卫锵一直都在试图登上君王位来证明自己,不得自由。

    秦天放最早登上了君王位,在上面一直是吹风,下不来,他也是个可怜人。

    还有景谷雨,米迦列纳,蒙纳特,曾几何时大家都是为了共同梦想去前进,不分高低贵贱的,为什么要叫君王呢?

    最终只有卫铿这个“中人之姿”的穿越者,轴到了现在。

    卫铿的逻辑:“我是普通人,普通人一般只能用心做一件事,我用心于自我就好。”

    …从回忆中归来…

    卫铿强调了自己共识后,双方围绕着基本精神进行会谈。

    1:主位面不受异位面干扰,主世界地球为人类摇篮,应当遵守人类基座精神,承担原生人类认识历史、自我的精神,不得由任何异位面存在干涉。哪怕是超意识回归也得趴着。

    2:异位面、星空都属于当代文明接班者自由发挥的领域,应当在目前热土区尽量避免穿越者肆意篡改历史的位面战争,时空管理局的任务应当回归至为目标位面的人类文明,补上有序的生长,适应的环境。

    在谈判中,箜穿隙,点头,点头,再点头。当她发现会议中自己被带着走,成为了配角的时候,心中踟蹰了一会,还是决定先谈判。

    战争中,主世界占据不到主导,而谈判中依旧是占据不了主导。

    相对于浩土方面谈判者中,那些不成熟的小心思,卫铿太成熟了,似乎早就有了一份对主世界的规划。

    卫铿强调道:“主世界不应当有君王。所有协调由预备退役的穿越者组成监察团队,围绕着宪章来决定。每一百年,也由当代穿越者来决定每一届监察者集团是否可靠。”

    卫铿说到这,箜穿隙张了张嘴,却发现无话可说。

    卫铿补充道:“半年之内,本次所有冲突中被我扣押的人员,都会被释放,他们将转接入新的时空管理体系中。”

    又过了十分钟,卫铿说完了,箜穿隙都没有反对。

    但是结束后,箜穿隙睁着眼睛还在等着卫铿。似乎不相信卫铿已经说完了。

    因为卫铿一直没有阐述自己“战后特殊权力”,刚刚一切都是“公”的,就没有“私”的吗?

    原先她准备给卫铿的条件中,有保留现在时空管理局体系。

    上峰以私人名义,绕过法律,给卫铿部分特权,作为这一战前对卫铿的封锁补偿。然而现在卫铿只要求更新时空管理局,对特权提都没有提。

    箜穿隙等啊等,最终反应过来卫铿先前说的话“没有君王体系对自己很重要”。

    箜穿隙心里剧震:“也就是说,他这场位面大战,不是为自己打的。”

    遂,她用询问来验证自己猜测:“您也要去星海吗?”

    卫铿点了点头:“对啊,肯定要去的,他们(指代秦天放)都去了,我现在还留在这熬最后一班,呵(自嘲),我这个人啊,每次做事都比别人慢一拍。有点不求上进呢。”

    听到这句话,箜穿隙迷茫,一旁景哲一口气呛到了:感情这第五次位面大战,就是一个准备退休的家伙,硬生生多熬了两百年,就是要憋着一口气把秦天放留下的体系,给彻底修理一遍了。

    参与谈判的浩土穿越者代表景哲问道:“为什么秦天放在的时候,你没有说出你的想法呢,你是怕他吗?”他后一句问的别有用心。

    卫铿顿了顿后,看着这个新人,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因为,我不想和他冲突。原因嘛?和我相比,当年他是从穿越者中的基层登上高位。而我嘛,多多少少,占了当年扩招穿越者时的名额便宜,所以基层干出来的秦天放比我有资格做领导。”

    …作为田园时代同一批穿越者,卫铿这个刁民面对秦天放,还是把他当成领导的。…

    没等主世界这几位穿n代消化这个劲爆的消息。

    给卫铿做备录的白灵鹿这时候在直接问了:“你就这个原因,一直是让着秦天放?”

    卫铿:“不能说让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免费阅读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斗罗:地狱开局,求娶比比东最新章节 我罗辑,三体CEO,称霸诸天!右手的鱼 骑砍:汉匈霸主可能要无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新中国足球免费阅读 魔方空间,我能锚定未来最新章节 全球人类缩小的设定充满了悬念和谜团 森嶼小说网 美利坚名利双收白色十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