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仁一路快马加鞭,即便如此,等他赶到姚家的时候,时间都已经接近傍晚了。www.yibaiwx.com落日的余晖映照着这座曾经辉煌的大宅,现如今却显得格外冷清。

    姚家大宅周围空空荡荡,别说车了,连行人都见不到一个。

    看着这片寂静的景象,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迈开步子宅门走去。

    门口有两人持枪警戒,神情专注,不苟言笑,如同标枪一样扎在原地。他们见司仁到来,并没有盘查,敬过礼后便放行了。

    步入宅院内,没有发现一个侍从,显得异常萧条。

    司仁漫步在空旷的走廊上,耳边回荡着自己的脚步声,这里处处充斥着死寂,再也没有往日喧嚣。

    他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姚宏辉的书房,那里依旧灯火通明。

    “当当当”

    “进来吧。”姚宏辉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显然这段时间他过的并不好。

    听到房门被推开后,他并没有抬头去查看,反而埋头继续看他的书。

    “还有什么事?

    我已经尽力配合了,难不成你还要让我跟你们去局里接受调查?”

    能听的出来,姚宏辉正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他真的很憋屈,自己的孙女明明是华国未来的第一夫人,怎么如今落到这种田地。

    而且他们什么都没做,什么也不知道。上面也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竟然直接将姚家软禁在宅内。

    本以为这是一场误会,用不了多久就能沉冤得雪。

    可谁曾想,就在不久前,宅内的下人竟然也被带走进行调查。

    难道天家真的要对自己动手?可总得给个原因吧?

    自己战功卓绝,从始至终都坚定不移的站在天家这一边。没理由,也没道理拿自己开刀。

    也不排除是天家在为他的儿子铺路。

    纵观历史,第一夫人的人选从来都不看家室大小,而是着重选择贤良淑德之人。

    其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避免女方权势过于庞大,不好掌控。

    汉朝汉质帝时期所册封的皇后便是出身显贵的梁妠。

    梁妠年少善女红,喜读史书,擅长权术。

    初为皇后时,还不敢骄横自专。她的父亲梁商通过勾结宦官势力,从执金吾做到了大将军。

    梁商死后,梁妠的哥哥梁冀接替父亲为大将军,与其弟梁不疑逐步左右朝政。

    在汉质帝死后,梁妠以皇太后临朝,梁氏兄妹牢牢控制了权势。

    而这就是关键,也是导致后世立后不敢选用家族显赫之人的根本原因。

    所以,姚宏辉猜测,这是天家为了防止历史重演,所以才对姚家下手的关键。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倒没有什么怨言。姚家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如果真能成为华国少夫人,早晚都会翻身。

    姚宏辉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对方回应,并且脚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由皱眉。

    他抬起头,刚想发火,却发现来人竟是司仁。

    “少主?

    快,请坐。

    你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实在是太失礼了。”姚宏辉看到司仁的那一刻,气基本上全都消了,这证明自己的猜测还是正确的。

    只不过自己的孙女现在好像中邪了,说话聊天的方式就像换了一个人。

    如果真出现了问题,那第一夫人恐怕...

    司仁理所应当的坐在了书房的主位上。他先是开口对姚宏辉进行了一番安慰。

    “姚老爷子,想必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

    我这次是来专程是为你解惑的。

    京都现在很乱,封锁姚家也是对你们的一种保护。

    这段时间你们没有外界的消息,所以不清楚局势。

    前段时间我父亲遇刺,对方使用极端恐怖组织的手段,利用人体携带炸弹进行行刺。”

    姚宏辉大惊失色,他被封锁在宅院内,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并没有询问天家伤势轻重这样的蠢话,司仁能够出现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不应该啊,天家的行动路线都是提前经过仔细规划的。

    而且每一个人在接近的时候都会受到严密盘查和检验。

    难道是内部出现了问题?

    当时负责安保的是哪个部门,我觉得他们应该有很大的嫌疑。”

    司仁似笑非笑的看了姚宏辉一眼。

    “当时负责安保的是天家警卫队。”

    “什么!”姚宏辉脸色难看,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幅度之大,都将桌上的花瓶撞倒,摔了个粉碎。

    以他的地位,在书房摆放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寻常的工艺品。但此刻却来不及心疼,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惊恐。

    “少主,请您一定要相信我,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

    我没理由,也没道理去刺杀天家。

    说句现实点的话,我姚家本能够凭借姚雨的关系,挤进京都顶尖权贵的行列,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作死啊。

    而且,而且,你知道的。我们姚家在京都只是个二流偏下的世家,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做这件事。

    求求您一定要在天家面前替我们姚家美言几句,就算不看在小雨的面上,也要看在她肚里怀着的孩子的面上。

    我们姚家是无辜的,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

    姚宏辉越来越激动,并不是他不够沉稳,而是这个事件实在是太大了,没有任何一个世家愿意被扣上这顶帽子。

    哪怕仅仅只是怀疑,这个世家都会被扒掉一层皮。

    原本姚宏辉还以为天家这么做是在为司仁铺路,现在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

    此刻姚家的一只脚已然踏入了鬼门关。

    司仁摆了摆手,安慰道。

    “姚老爷子,你不要激动。

    今天我能出现在这,就已经证明了天家的态度。

    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也不要有压力。

    幕后的黑手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想挑拨我与我父亲之间的关系。”

    吃下定心丸的姚宏辉松了一口,脑子再次活泛了起来。

    “嗯,确实。

    京都的世家都知道你与小雨的事情,那么刺杀的人便是看中了这一点。

    他们想要营造出是您迫不及待想要继位,所以才铤而走险对天家行刺。

    天家与少主内斗,好狠毒的手段。”司仁一路快马加鞭,即便如此,等他赶到姚家的时候,时间都已经接近傍晚了。落日的余晖映照着这座曾经辉煌的大宅,现如今却显得格外冷清。

    姚家大宅周围空空荡荡,别说车了,连行人都见不到一个。

    看着这片寂静的景象,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迈开步子宅门走去。

    门口有两人持枪警戒,神情专注,不苟言笑,如同标枪一样扎在原地。他们见司仁到来,并没有盘查,敬过礼后便放行了。

    步入宅院内,没有发现一个侍从,显得异常萧条。

    司仁漫步在空旷的走廊上,耳边回荡着自己的脚步声,这里处处充斥着死寂,再也没有往日喧嚣。

    他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姚宏辉的书房,那里依旧灯火通明。

    “当当当”

    “进来吧。”姚宏辉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显然这段时间他过的并不好。

    听到房门被推开后,他并没有抬头去查看,反而埋头继续看他的书。

    “还有什么事?

    我已经尽力配合了,难不成你还要让我跟你们去局里接受调查?”

    能听的出来,姚宏辉正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他真的很憋屈,自己的孙女明明是华国未来的第一夫人,怎么如今落到这种田地。

    而且他们什么都没做,什么也不知道。上面也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竟然直接将姚家软禁在宅内。

    本以为这是一场误会,用不了多久就能沉冤得雪。

    可谁曾想,就在不久前,宅内的下人竟然也被带走进行调查。

    难道天家真的要对自己动手?可总得给个原因吧?

    自己战功卓绝,从始至终都坚定不移的站在天家这一边。没理由,也没道理拿自己开刀。

    也不排除是天家在为他的儿子铺路。

    纵观历史,第一夫人的人选从来都不看家室大小,而是着重选择贤良淑德之人。

    其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避免女方权势过于庞大,不好掌控。

    汉朝汉质帝时期所册封的皇后便是出身显贵的梁妠。

    梁妠年少善女红,喜读史书,擅长权术。

    初为皇后时,还不敢骄横自专。她的父亲梁商通过勾结宦官势力,从执金吾做到了大将军。

    梁商死后,梁妠的哥哥梁冀接替父亲为大将军,与其弟梁不疑逐步左右朝政。

    在汉质帝死后,梁妠以皇太后临朝,梁氏兄妹牢牢控制了权势。

    而这就是关键,也是导致后世立后不敢选用家族显赫之人的根本原因。

    所以,姚宏辉猜测,这是天家为了防止历史重演,所以才对姚家下手的关键。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倒没有什么怨言。姚家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如果真能成为华国少夫人,早晚都会翻身。

    姚宏辉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对方回应,并且脚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不由皱眉。

    他抬起头,刚想发火,却发现来人竟是司仁。

    “少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跟天后领证开始txt下载 王爷的江湖最新章节 夫人如此多娇望烟 南辞书屋 理想文学 文学之魂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清静阅读 文学之墨 影视剧中的王牌特工全文阅读 混娱乐圈很合理吧武剑仙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最新章节 我用三纲五常逼疯古人 巫师追逐着真理全文阅读 我在现实世界加点修行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