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客栈交接得很顺利, 不到半天时间就完成了。

    第二天上午,江容吃早餐在楼下遛圈,被等候在拐角处的老板娘拦了下来。

    木槿跟在江容身边, 见状稍稍上前一步,挡在江容面前做保护状。哪怕知道这是客栈的老板娘, 木槿等人也不敢放松警惕。江容的安危关乎他们的生死, 但凡在李晨瀚身边伺候的都明白这个道理。

    江容还没说话,老板娘先向她行了一礼。

    “多谢夫人出手相助。”

    老板娘今天穿得很素净,一身米白色的长裙,只有裙脚处绣了些浅浅的云纹。头上插了一只木质的发簪, 再也没有别的装饰了。

    昨天的她在众人面前说话掷地有声, 看起来又飒又美,换一身军装说不定就能上战场当女将军。今天这幅装扮, 站在不远处温声细语的样子, 又给人一种邻家温婉大姐姐的感觉。

    江容目光扫过她的脸, 偷偷趁机欣赏了一下眼前人的美貌。

    “你怎么——”

    她说到一半,玩心突起, 改了个调:“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老板娘稍稍抬起眉眼, 飞快地看了江容一眼, 随即又是一个福身,柔声道:“夫人既不知, 那妾身也不说了。只是妾身有个礼物想赠与夫人。”

    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东西递到江容面前。

    那东西颜色白净, 质地很润, 像是块成色极好的羊脂玉。等老板娘把它摆好, 撇清上面的红色流苏,江容才看到它真正的样子。

    一个白玉小锁。

    锁很小, 大概只有一个指节那么长,两根手指那么宽。圆圆润润的,可以被成年女子完全握在掌心。葫芦用一根大红色的绳子串着,下面缀了细细长长的红色流苏。

    老板娘的手也很白皙干净,手指纤长形状好看。小锁静静地躺在她的手上,反射着温润的光,显得玉雪可爱。

    “此乃妾身家传宝物,传言能使人逢凶化吉,妾身想将她赠与夫人,望夫人喜乐无忧,诸事顺遂。”

    前世江容没有什么接触名贵珠宝的机会,家里最值钱的是奶奶传给妈妈的翡翠手镯,这一件珠宝起不到鉴宝方面的启蒙作用,所以江容对这些可谓是一窍不通。

    但是不妨碍她对这些的兴趣。

    穿越后进了晋宫,李晨瀚变着花样往她的宫里送东西,都是世间罕见的名贵珠宝。经过一段时间的耳濡目染,亲自接触,江容对珠宝方面也算有了一些粗略的了解。

    老板娘拿出来的这块白玉小锁,虽然小巧,但胜在精致。仔细看,小锁的锁面上似乎还刻了几个字,上面的云纹也非常有韵味,可见是件不错的宝贝。

    哪怕只是拿出去卖,都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更何况这还是他们的传家宝,家传之物,那就有了更多的意义。

    可现在,老板娘却拿出来说要送给她。

    就见老板娘如此诚心,江容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

    她轻敛笑容,看着老板娘:“是我让夫君收了你们的客栈,但是你如何确定我没有坏心思呢?”

    老板娘的手还托着小锁,江容体谅她怀着身孕,怕她累着,便朝木槿示意。

    木槿会意,接过小锁,仔细检查一番之后,递到了江容手上。

    “坐下说吧。”

    老板娘也不客气,和江容一起坐在了长廊上。

    见江容用手抚摸着白玉小锁,似乎并无不满意,老板娘稍稍放下心来,回答江容刚才的问题:

    “夫人貌美心善,相由心生,妾身愿意相信夫人。”

    她的笑容亲切又温柔,声音也很温柔,像极了外头的暖阳,熨帖着江容的耳膜。江容被美色所惑,忍不住盯着她的脸多瞧了一会儿,直到她以帕掩唇低头轻笑出声,江容才忙将目光错开,转眼看向她头上的木簪。

    太素净了。

    如果换一件华丽的衣服,再戴上漂亮的步摇,肯定倾国倾城。

    江容忍不住在心中感叹。

    不过素净也有素净的美,此刻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极了一副颜色淡淡的水墨画。没有过多的笔画,也没有什么色彩涂抹,却能勾勒出人的韵味,让人的目光忍不住在画上流连。

    老板娘悄悄抬眼,见江容还在看她的簪子,忍不住又轻笑了笑。

    “夫人若是再瞧下去,妾身怕是要受你家夫郎的白眼了。”

    顺着老板娘的示意,江容回头朝上看去,果然看到那个应该书桌后批阅奏折的人,长身玉立在窗边,垂头用凉凉的目光看着她。

    看得江容后背都爬上了点点凉意。

    不应该。她是背对着他坐的,她对着老板娘犯花痴,他怎么会看见?

    而且她和老板娘都是女的,他怎么还能吃一个女人的醋?

    江容朝李晨瀚做了个鬼脸,回头看着老板娘笑道:“漂亮姐姐你可别笑我,我从小就喜欢看美人,不管男的女的都喜欢。这次和我夫君出门游玩,没想到住个客栈都能遇到像你这么漂亮又温柔的美人,说话的声音也好听,我就没忍住多看了一会儿……”

    “我看你好像比我年长,可以叫你姐姐吗?”

    老板娘道:“夫人抬爱,是妾身的荣幸。”

    “我家还算小有积蓄,此番盘下这个客栈也是举手之劳。更何况你们出的价格比市价还要低上一些,对于我们而言,这本就是桩划算的买卖。”江容说着,把小锁递回给老板娘:

    “姐姐不必再多送礼物感谢我,更何况是传家宝这种珍贵的宝物。”

    “夫人不挟恩,妾身却不能不图报。”老板娘轻轻地把江容的手往回推:“更何况,妾身家中多代单传,到妾身这里更是一个男丁都无,父母去后,许家也不复存在了。妾身的夫君因为妾身,与家中断绝了关系,我们夫妻二人想去新的地方生活,也不是没有斩断过往的意思。”

    “许家家道中落,这白玉小锁是妾身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此番作礼赠与夫人,一是为了感谢夫人搭救之恩,二来也是想与过去做个了断。”

    她说的这么诚恳,江容倒不好再推辞。

    “那我便收下了。”

    然后又宽慰老板娘道:“你和陈掌柜夫妻恩爱,等去了新的地方,没有了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事,肯定能和和美美一辈子。”

    老板娘起身做了个万福,看了眼江容身后,直接告辞离开了。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靠近,江容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

    她也不去找李晨瀚,而是提起白玉小锁,放在太阳光下晃晃荡荡,一边搞怪地说道:

    “哎呀呀,我家星澜不是一直担心我的安危吗?这下好了,有了这个可以辟邪保平安的小锁,他就可以放心了。”

    “我送了你那么多珠宝首饰,难道都比不上这一个小小的白玉锁?”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在江容身后响起。

    江容收了小锁,回头看向李晨瀚。

    “我什么时候说比不上了?只是这是她的一片心意,我推辞了,她一定要送,那就收下咯。”

    侍卫和木槿早已悄然退开,在不远处背对着他们。

    江容左右环顾,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就把白玉小锁往李晨瀚怀里一丢,然后站起来,爬到长廊上站着,双手往前抱着李晨瀚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整个人半靠在他胸前。

    除非某些会威胁到她的安全的特殊情况,平常时间李晨瀚几乎不阻止江容玩闹,他喜欢看她充满活力的样子。

    她爬长廊,他就一手虚环在她背后,无声保护她的安全。等她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往他身上靠时,他稍稍收拢了力度,把她轻轻地扣在怀里。

    “你不是应该在看奏折吗?怎么急匆匆地跑下来,难道是捉奸?”

    江容站在椅子上,比李晨瀚要高上半个头。从古至今,敢让皇帝仰视的人没几个,江容就敢,李晨瀚也不在意。

    她稍稍低着头,看着眼前人,目光在他脸上流连,欣赏他精致完美的五官,堪比美颜相机磨皮效果的细腻皮肤,手指蠢蠢欲动,忍不住在他脸上揩了揩油。

    “你在身边,我总想去看你。你不在时,我又忍不住想去寻你。”

    江容忍不住偷笑了一下。

    也难怪古往今来女人都躲不过渣男的花言巧语,这种充满磁性的甜言蜜语,谁听了不犯迷糊?

    反正她现在心里是美滋滋的,觉得对李晨瀚的喜欢又多了些。

    手上的小动作也跟着多了些。

    时而捏捏李晨瀚的耳垂,时而捏捏他棱角分明的下颌。玩得不亦乐乎,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李晨瀚捉住她作乱的小手。

    “我一不见你,就思甚念甚,谁曾想,你却在盯着那妇人发呆。”

    说着,还把江容的手指抓在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

    咬完之后,似乎是为了安抚,又在嘴边轻轻吮吻。

    亲得江容心麻麻的,像是有几十只几百只蚂蚁在乱咬。

    别看某人亲手指的动作那么温柔,搂着她的后背的那只手,也是温和的样子,但只要仔细观察他的眼神,就可以轻易的看出从他眼里散发出的杀气。

    好像还不是假装吃醋,是真的吃醋了。

    江容挠了挠头,打了个哈哈。

    “这不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人家老板娘姐姐长得好看,我忍不住多看两眼,也是人之常情。”

    见李晨瀚眼底的杀气不减,江容继续为自己辩驳:“再说了,我看的是女的,你总不能连女人的醋都吃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星澜胸襟似海,怎么会做这种小肚鸡肠的事?!”

    第82章

    “那不巧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贵族学院当白月光的那些年 花千变免费阅读 【快穿】被病娇小狼狗们盯上了怎么破 养成系修罗场起点中文网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极致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花 【快穿】黑化男配的粘人精 修仙:活得越久,天赋越好!小胡歌 洛九针最新章节 巨浪阁 1980我的文艺时代最新章节 儒学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