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皇帝卖关子不肯把话说清楚, 让江容好奇了一路,路上的风景似乎也没那么好看了。

    狗男人的嘴实在紧,他想卖关子吊人胃口的时候,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别想从他嘴里得出半个字的答案。江容试探来试探去试探不出什么所以然, 不能拿他怎么样, 只能自己生闷气。

    紫藤的时间估算得挺准,中午在路上找了个酒楼吃了一顿饭,他们傍晚才到的行宫。

    到达目的地时,又到了吃晚餐的时间。时值初夏,吃过晚饭后天还亮着, 皇帝摆驾去飞霜殿,把江容也叫了过去。

    “什么?和你一起住?”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九曲回廊上,身后还浩浩荡荡跟了一群宫女和太监。

    皇帝腿长步子大, 一点儿也不顾及身后之人的感受。江容迈着小步子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 又因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让她甚至忘了今早出发前他卖的关子。

    江容:“怎么就要和——”

    她话说到一半,皇帝突然停下脚步。江容没刹住脚, 整个人撞了上去, 鼻子撞在他硬挺的后背上, 差点没疼出眼泪。

    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她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视线不是很清晰。

    女孩眼睛湿漉漉的,像极了行宫里养着的各种小兽, 它们自幼被人养着, 也喜欢用这种可怜又可爱的眼神看着每一个接近它们的人。

    想到她在镜子里时就喜欢招惹那些猫猫狗狗, 李晨瀚心底有了主意。

    “不愿意?”男人声音低沉,听不出情绪。

    江容连忙摇手, 否认道:“不是不是,就是有些奇怪。臣妾听闻骊宫很大……”

    不至于要两个人合住在同一个寝殿里吧?

    再说了,这骊宫的飞霜殿就相当于皇宫里的长乐宫,是专供皇帝住的地方,她一个小小昭仪住进去不合礼数。

    虽然这皇帝本来就不怎么管礼数。

    两人原本离得近,江容刚才说话的时候悄悄后退了小几步。她努力这么久才拉开的距离,皇帝只消上前一步,就轻而易举地把她逼到了墙角。

    他要是再把手撑在她身后的墙上,就是个标准的壁咚姿势。

    “可还记得朕与你说过的‘好戏’?”男人凑近了,低声在她耳边问道。

    要问问题,问就是了,凑这么近做什么?

    江容心中腹诽,面上一片平静:“记得。”

    她说完,抬眼飞快地横了皇帝一眼,嘟了嘟嘴。

    “陛下不肯告诉臣妾,害臣妾好奇了一路,来的路上那么多风景都没心思看了。”

    她话音未落,皇帝抬手掐着她的脸。

    “胆肥了,敢给朕脸色看?”

    他既然能直白地说出这句话,说明他并没有真的因她的不敬生气,江容的胆子就更往肥里去。

    脸上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一点点小肉肉还在皇帝手上,江容捉住男人的手自救,一边说道:“臣妾怎么敢呢?就是有些不高兴。不过陛下告诉臣妾是什么好戏,臣妾就一个笑给您看。”

    男人轻嗤一声,好看的凤眸里似有丝嘲弄的意味,静静地打量着江容的脸。

    “朕倒忘了爱妃是天香公主,越国第一美人,回眸一笑有倾国之姿。”

    江容笑了笑,很上道地表忠心:“那些都是虚名,臣妾只要陛下喜欢,就心满意足了。”

    皇帝眉梢微挑,慢条斯理道:“那真是可惜,朕对美色并不感兴趣。”

    江容:“也是,陛下俊美无俦,仙姿逸貌,器宇轩昂,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这么好看的一个人,想看美人的时候照照镜子就可以了,普通的庸脂俗粉入不了他的眼,就比如后宫里的那些女人。长得好看的人也不一定对他的胃口,比如被他用来“杀鸡儆猴”的盛清河。

    想用美色迷惑他,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行了。”皇帝打断她的话,同时也后退一步,放开了对她的禁锢。

    眼神似是在示意她跟上,江容跟在他身后继续往飞霜殿的方向走去,才听他解释原因。

    “德妃的父亲盛国安你见过了,蔺嫔的父亲蔺宏博乃辅国大将军,掌管京郊附近的驻兵。”

    话说到这里,江容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皇帝贬德妃为婕妤,把盛国安那个闹事的儿子盛清江送去边疆,美其名曰为“历练”。

    别说盛国安了,就连她也不信皇帝安的是好心。

    听说那是盛国安最宠爱的孩子,盛国安爱子心切,皇帝此举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更可能会加深盛国安对他的恨意。

    边疆虽无战事却也不平安,盛清江去的是晋鲁两国的交界处,她前几天给皇帝念奏折,奏折上提到了鲁国往其边城增设了不少兵力之事。

    这两国一旦开战,盛清江能不能活下来,真的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先是惹怒盛国安,又借着蔺静娴打压蔺宏博,他们一个是百官之首的丞相,一个是掌管京郊驻兵的大将军……

    同时得罪这两个厉害角色,皇帝是想干嘛?

    玩刺激?

    “虽说德妃姐姐、蔺嫔妹妹和那个盛清江都是咎由自取,可陛下如此不给他们留颜面,丞相和蔺将军说不定会以为陛下是在故意针对他们……”

    跟在他们身后的宫人们一直都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江容可以放心地和皇帝说话,不用怕被听了墙角。

    皇帝并不说话,江容继续猜测道:“再往深了想,他们会不会以为陛下是故意借此发难,把这当成是陛下想要动他们根基的讯号……”

    江容话说的有些犹豫,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

    这是她第一次当着皇帝的面分析这么多。

    此事涉及朝中大臣,还是那么重要的两个大官,她这么分析几乎可以说是涉政了,和以前那些小打小闹卖弄小聪明不一样。

    自古当皇帝的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眼前之人是不喜欢花瓶美人没错,但他的接受程度在哪儿?江容心里暂且没有定数。

    这也算是她的一种试探吧。

    在危险的边缘伸出试探的小脚脚,皇帝若是不讨厌她这样的聪明,她就可以继续理智分析下去,他们之间也能有更多共同话题了。

    皇帝只“嗯”了一声:“继续。”

    江容悄悄观察他的表情,见他神色淡然。本想就此放下心来,却又想起他这个人向来不动声色惯了,表情平淡不能说明任何原因。

    她想了想,把到了嘴边的话吞回去,换了个方向问道:“陛下说的好戏,难道和他们二人有关?”

    皇帝并不直接回答,而是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先帝去后,朕的那些好兄弟为争夺皇位,死伤惨重,只余朕与定王、怀王三人。怀王乃先帝宠妃郑贵妃之子,先帝若能多活十几年,这天下应是他的,只可惜先帝死的早。”

    有些人,嘴上说着“可惜”,说话的语气里却一点可惜的意味都没有。

    江容再悄悄看了看皇帝,见他表情仍旧如常,也不插嘴,竖着耳朵继续听。

    “定王懦弱无能,平日里都缩在定王府,不轻易外出。怀王受惊成了痴傻儿,且年纪尚小还未婚配。皇家暂时无新君可立,哪怕朕已有嗜杀妃子的恶名,他们还要送人进后宫,不过是为了这一点皇家血脉。”

    回想起以前看过的影视剧桥段,江容犹豫着插了句嘴:“那定王会不会是韬光养晦——”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飞霜殿的大门口。

    皇帝停下脚步,侧头看向江容。

    半晌,薄唇微启:“倒是聪明了不少。”

    江容低眉顺眼表功劳:“都是陛下教导得好。”

    皇帝挑眉:“朕如何教导你了?”

    江容一脸正色:“陛下告诉臣妾盛丞相和蔺将军的事,让臣妾分析其中缘由,不就是在教导吗?有陛下这样的先生,臣妾若是不多长点脑子,岂不是愧对了您的栽培?”

    她这彩虹屁愉悦了皇帝,向来冷俊的男人难得笑了笑,笑容很浅,稍纵即逝。

    却还是被江容眼尖地看到了。

    就是可怜了她的小脸蛋儿,又被皇帝掐了一把。

    有些坏习惯就是这样不经意间养成的,偏偏她还不能纠正,只能由着他去了。

    皇帝捏了她的脸,周身散发的气息似乎都温和了不少。江容揉着脸跟着他进了内殿,除了薛福和青栀之外,其他人都留在了外头。

    青栀和薛福也只是侍立在内殿门口,殿内只有江容和皇帝二人。

    皇帝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封信,递给江容。江容拆开粗看了一眼。

    “定王妃生了个男孩。”

    江容观察皇帝的表情,歪头想了想:“所以那些人要开始打歪主意了?那陛下前几日的举动,不就相当于间接推了他们一把?”

    可是这和让她住飞霜殿有什么关系?

    难道那两人胆大包天想直接刺杀皇帝?皇帝怕她这个打手小妹太早领盒饭,才勉强拉她一把?

    “这几日兴许会有刺客,朕身边是骊宫最危险又最安全的地方。爱妃若是不想住这飞霜殿,也可自寻住处,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可就看爱妃你自己的造化了。”

    “想!怎么会不想呢?!臣妾恨不得时时待在陛下身边,这么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江容狗腿地凑到皇帝身边:“就是臣妾的睡相不太好,怕吵着陛下。”

    皇帝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爱妃莫非是有夜游症不成?”

    “那倒没有,就是比较喜欢乱滚被子,偶尔翻个身什么的……不过臣妾自己盖一床被子的话,应该就不会吵到陛下了。”

    李晨瀚看着女孩近在咫尺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这无限的世界全文阅读 我能进入神话世界免费阅读 宇智波余孽被迫拯救忍界txt下载 幽居书屋 美好文学 亲情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时尚文学 温暖阅读 我的兵种无限进化 爱好文学 剑本是魔免费阅读 港综:被坤哥抓去拍片免费阅读 美漫:从维度魔神成为幕后黑手百度网盘 浅夏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