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栀把书递给江容后,就转身去给她倒茶,回头见江容捧着书一动不动,手还在微微颤抖。

    顿时就急了。

    她忙把手上的东西一放,凑到江容面前。

    “公主怎么了?”

    “我……”

    江容收回目光,转眼看向青栀,张了张口,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我不认字。”她语气艰难。

    青栀也愣了愣,呆呆地“啊?”了一声。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江容敢保证,她刚才绝!对!在青栀眼底,看到了偶像幻灭时才会有的表情。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她懂。

    前世她追过一次星。

    那是在她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妈妈看的一部电视剧,喜欢上了里面一个漂亮的女明星。

    明星姐姐有着天使般的面容和魔鬼般的身材,江容每天都得看着她的海报才能入睡。

    可惜,好景不长。

    没过多久,她看到小姐姐演了一出哭戏。小姐姐很敬业,哭得很认真。

    哭得涕泗横流,美感全无。

    那一刻,江容突然觉得,所谓的天使,其实也是个普通人而已。

    她的第一次追星宣布结束。

    也是从那时起,她再也没有追过星。

    眼下青栀面临的,可能是和她一样的问题。

    ——在知道她也有不会的事情后,青栀还会像以前那样,用带了美化滤镜的眼睛看着她吗?

    她是不是就要失去这个彩虹屁小天使了?

    答案是否定的。

    青栀只愣了一下,就给她找好了无可挑剔的理由——

    “公主以前未曾学过,不认字很正常。”

    小宫女目光清澈又诚恳:“司籍司的女史姑姑们教奴婢学过几个字,公主若是不嫌弃,奴婢可以先教公主。公主天资聪颖,过目不忘,肯定很快就会学会了。”

    江容眨眨眼。

    也是。

    原身呆了那么多年,从没摸过书,不认字才是合理。

    但是话说回来了,她这一路要怎么消磨时间?原计划中“自己出题自己写”这一项,也不太可能实现了。

    看着小桌子上的毛笔和宣纸,江容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她叫青栀坐在自己旁边,打开书随意翻了一页,叫青栀一个字一个字念给她听。

    青栀半天没发声。

    江容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不知为何,她心底总有不好的预感。

    青栀两只手绞在一起,神色颇有些愧疚:“第一个字,奴婢不认识。”

    江容眨眨眼,指着第二个。

    青栀张了张口,羞愧地低下了头。

    青栀的话真的非常真实,她说“学过几个字”就真的只是“几个字”,没有谦虚也没有夸张。

    找了好几页下来,只找到那些诸如“金木水火土”之类的简单字,不用青栀教,江容自己连猜带蒙都能猜出来。

    行吧,两个文盲。

    江容认清现实,拍了拍青栀的肩膀,随便给她找了件事做,分散她的注意力,不然这家伙的头都得埋到地里去了。

    打发了青栀,她自己则拿起书,继续思考人生。

    这样的文字她并不陌生,就是分不清是大篆还是小篆。其实说真的,大篆小篆什么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字相对于简体字来说,真的太复杂了。

    为什么会是篆体呢?

    她不奢求是简体,哪怕是繁体字也好啊。如果是繁体字,她就算有的字不会写,至少都会认。

    这些篆体,一个个笔画都那么多,难怪古代科举要考那么久的时间,真是太为难那些考生了。

    也为难她。

    她太难了。

    江容拿书盖在脸上,整个人往车厢上一摊,仿佛一条失去了灵魂的咸鱼。

    这一摊就是一整个下午。

    一直摊到仪仗队停在驿站门口,被青栀扶着下了马车,江容才暂时把那些让人头痛的问题抛在脑后。

    这是他们此行落脚的第一个驿站。

    赵信带着李晨瀚,驿丞身后跟着几个侍者,金嬷嬷领着那一群宫女,都在门口等着。

    这么大的阵仗。

    等她到了晋国之后,还会面临更多这样的大场面,江容敛眸,目不斜视地走进了驿站的大门。

    驿站的人不多,驿丞又特意用屏风隔出了一个雅间。

    江容独自一人坐在雅间里,郑将军和赵信他们则都坐在外头。

    ……

    对于江容而言,这世上没有美食治愈不了的坏心情,如果有,那就是吃得不够多。

    这家驿站的饭菜还算合她的胃口,她吃得欢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青栀怎么也不肯上桌和她一起吃。

    这丫头对她一心一意,不曾违背过她的命令,在“守矩”一事上却是一根筋。

    尊卑制度似乎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江容稍微坚持一下己见,她就能跪下来求江容收回成命。

    江容无奈,只得做罢。

    吃完一顿饭之后,江容满血复活。

    她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走到青栀身后,强硬地把青栀按坐在凳子上,吩咐她不吃完剩菜不准走。

    少女故作凶狠,青栀却笑得开心,拿起碗筷快速吃了起来。

    青栀见识不多,却也知道,二公主江德音身边光是大宫女就有四个。每到吃饭的时候,四个宫女就会两两分工,轮换着伺候公主用膳。

    同样是公主,她家公主身边却只有她一个人。她得快点吃完,好去伺候公主。

    小宫女如此想着,吃得很快。

    江容走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风景,没过一会儿回头,就发现桌上的菜已经被消灭了大半。

    “怎么像五百年没吃过饭一样?吃得这么着急?”

    她走回到桌前坐下,坐在青栀对面。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青栀眨眨眼,稍稍放慢了动作,一边吃,一边偷偷观察江容。

    江容坐着坐着就开始走神,青栀见了,悄无声息地加快了动作。

    就这样,又是“一眨眼”的功夫,江容回过神时,青栀已经吃完了。

    她看过去的时候,青栀还小小地打了个嗝。

    怕她吃的太撑,刚吃完就起身走动会肚子疼,江容叫青栀在凳子上多坐了一会儿。

    直听到屏风后的人也放下了筷子,才带着青栀走了出去。

    屏风后,郑将军与三个使臣一桌,江容走出来时,他们似乎都吃好了。

    江容向赵信点了点头,就直接收回目光,转眼看向赵信对面的郑将军。

    “将军,借一步说话。”

    ……

    目送江容三人离开,赵信坐在凳子上,不敢去看身侧之人的神色。

    他眼观鼻鼻观心,只把自己当空气。

    其实也用不着特意去看,只消感受周围的气温,就能知道那位的心情有多不好。

    ——公主刚才看都没看陛下一眼呢。

    赵信在心底摇了摇头。

    之前在码头上,公主和郑将军说了多久的悄悄话,陛下就盯着他们看了多久。

    赵信曾壮着胆子去看了眼陛下的神色——

    啧。

    那眼神,阴沉地似乎要滴出水来。

    偏偏两个罪魁祸首都忙着聊天,完全没注意到有人在盯着他们。

    只苦了他这个小小的臣子,被迫承受了帝王无形的怒火。

    不过他也不亏。

    他看了这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的戏。

    就算不能拿这件事出去吹嘘,也值得他记一辈子。

    话说回来,这天香公主也是真的厉害。

    身子娇弱单薄,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半点威胁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敢相信,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子,她能用轻飘飘的几句话,把郑将军那样铁骨铮铮的男儿逼出眼泪。

    也能把那个有几分小心思的老妈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他刚才可都看到了,那老妈子带着一群宫女站在门口等她,都不敢轻易往她面前凑。

    再看陛下对她的态度——

    赵信想好了。

    他得趁着这一路同行的机会,在天香公主面前多露几次脸,再在不惹李晨瀚吃醋的前提下,向她多卖几次好,在她心里留下好印象。

    以后他若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得陛下不开心,还得仰仗着她帮他说两句好话。

    只是……

    陛下的醋劲似乎有点大。想在不惹他吃醋的前提下,向天香公主卖好,难度不小。

    如此想着,身边的人突然动了。

    赵信忙跟了上去。

    ……

    驿站长得有点像四合院。

    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房子围城了一个长方形,中间是一片花园,

    花园里没有多少人,江容和郑将军在假山下说话。

    “女先生?”郑将军皱了皱眉,似乎没料到江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江容歪着头看他:“不好找吗?”

    郑将军不知道“歪头杀”这个词,只知道女孩这动作这眼神,再配上她清脆好听的声音,叫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此情此景之下,别说什么女先生,她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月亮,他都会给她摘下来。

    只是……

    他又皱起了眉头。

    这女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开局失业,我让歌坛大魔王回归免费阅读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七味书屋 完美世界:我加载了葫芦娃面板免费阅读 梦幻之境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墨客 美利坚1982最新章节 期待在异世界免费阅读 终极星卡师免费阅读 影视:从奋斗开始,一路狂飙酒花玉露 LOL:暗裔女神觊觎我!最新章节 道诡异仙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