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越皇做了十几年夫妻,余皇后这些年来心态变了不少,被越皇的真心打动了几分,很少再想起年少时的意难平。

    除了没事放纵江德音欺负江容,故意纵容养废江彩,派去太监把二皇子江德杉养成懦弱的性子,把其他三个妃子都收拾的服服帖帖之外……

    先不提别的,至少在大事上,她和越皇是齐心的。

    比如这次。

    使臣前来,他代表的是晋明帝乃至整个晋国的脸面。余皇后虽腹诽这些人不识趣,早饭都不用就干巴巴地跑过来,害她和皇帝也没来得及吃。

    表面上却什么错处都没有。

    在越皇和使臣寒暄了一番之后,她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请使臣与他们一起去前厅用早膳。

    使臣名叫赵信,看起来很是年轻,仔细一问确实如此,说是去年才刚刚及冠。

    他长得一表人才,谈吐得体,还会说一口流利的越国话。

    本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小官,听他自我介绍才知道,他竟然是晋国的光禄寺卿,年纪轻轻就官居要职,位列九卿,可见他有多得帝心。

    再想想晋明帝竟然派了这样一个受他宠信的臣子过来接江容,就更说明他对江容的看重了。

    ——男人果然都过不了美色这一关。

    越皇大喜,先把晋明帝和赵信都夸了一遍,最后又说:

    “朕的天香公主,倾国倾城,国色天香,从小被朕娇养着长大,从不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越皇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好像他真的很疼爱江容一般。

    他停顿片刻,轻叹了口气:“以往朕看来看去,都找不到配得上她的。如今想想,只有晋皇那样英明神武的君主,才是天香最好的归宿。”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行人已经落座。越皇和余皇后坐在上首,赵信坐在左侧首位上。

    余皇后还给赵信身后的两个随侍安排了位置,他们的桌案就在赵信之后。

    越皇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口中“英明神武的晋皇”,此刻就在他面前。

    不只是越皇,就说晋国的朝中大臣,估计都没几个知道这事的。

    李晨瀚行事无所顾忌惯了,又因为他的雷霆手段和残暴习性,朝中敢反驳他的人被他杀得七七八八,只留下那些话少的干实事的臣子,和他一手培植出来的几个股肱大臣。

    此番他就算是想大张旗鼓亲临越国,应该也不会有人阻止。

    但他却隐姓埋名偷偷跟了来。

    还易了容。

    他手握着酒杯却不饮,静静地看着酒杯中自己的倒影,面无表情地听着越皇恭维的话。

    听到越皇说江容自幼受宠时,他眼底闪过一抹嘲讽,稍纵即逝。听到那句“最好的归宿”时,他却垂了眼睑,看着杯中人的眼睛,面上不见任何表情。

    他现在顶着的这张脸十分平凡,远不及他本来样貌的十分之一。如此平凡的脸,却长了一双似浩瀚星海般深邃的眼眸,那高挺的鼻子也显得和这张脸格格不入。

    余皇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却没有多想。

    如今他静静地坐在那里,不仔细看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但若认真看去,就会发现有一种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

    说张扬不张扬,反而很内敛。说内敛,又让人无法忽视。

    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甚至隐隐超过了主位上的越皇。只可惜赵信做介绍的时候只介绍了他自己,并没有介绍他身后的那两个随侍,余皇后只得自己猜测他的身份。

    ——这么有气度,此人会不会是晋国的某个皇亲国戚?

    毕竟皇家也不一定都是美人的。

    就比如他们越国的后宫里出了个江彩,晋国会有一个这样长相平凡的王爷也属正常。

    可是据她所知,晋明帝登基前把他那些兄弟杀了一大半,只留下几个没有参与过皇位争夺的藩王,老的老,弱的弱,如今都被圈在上京。

    这个王爷能走出上京,说明他在晋明帝面前还算得脸……也不对。

    好不容易出使一次,正一品王爷被从三品的光禄寺卿压了一头,说明这人在晋明帝心里的地位不怎么高。

    余皇后收回目光,认真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就是——

    晋明帝此番派这个平凡的王爷出来,可能是想展现出他容人的气度。但他又不是真的器重平凡王爷,才会让赵信压平凡王爷一头。

    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

    余皇后自小被娇养在闺中,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宅斗。后来入了宫,没人能和她争宠,越皇把她护得很好,真正意义上的宫斗也与她无关。

    她对江容江彩她们坏,是明面上的坏,她叫人故意把江彩和江德杉养废,越皇也是知道的。

    从来都不需要想那些勾心斗角的阴谋诡计,是以余皇后在深宫里生活了十余年,脑子却和她没出阁那会儿一样简单。

    当初江容分析到余皇后性格的时候,曾给过她一句中肯的评价——

    这人在真正的宫斗剧里可能活不过两集。

    说两集可能还是抬举她,说不定连第一集都活不过。

    不曾直面过那些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她“理智分析”出来的结果也很好笑,和实际情况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是她觉得自己假设的很有道理。如此想着,她还在心底惋惜地叹了口气。

    不为别的,她只是感到可惜。可惜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和高挺的鼻子,长在这样一张平凡的脸上,实在是暴殄天物。

    她想得入神,有一小段时间没有动筷子。越皇见此,稍稍凑近。

    “怎么了?”他问。

    余皇后抬头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放下筷子。

    “我用好了,去芳草殿看看。”她说。

    越皇看了眼她没怎么动过的膳食,眉心微蹙:“不再用点?”

    余皇后摇头:“没什么胃口。”

    察觉到主位上的小动作,赵信也放下筷子。

    他一动,越皇和余皇后就看了过来。

    越皇有意拉近和赵信的关系,对他的称呼十分亲昵:“赵卿来得匆忙,早膳只是匆匆备下,没什么特色。待到了中午,寡人再设宴好好款待赵卿。”

    赵信:“多谢陛下。”

    越国是晋国的附属国,曾经晋国强盛的时候,把周围几个从属国都打得哭爹喊娘,那会儿从属国的皇帝见了晋国皇帝,都是要下跪行大礼的。

    只是这几十年来,晋国皇帝一代比一代昏聩,这一代还出了个暴君,听说朝野上下哀鸿遍野。所有从属国几乎都在想,晋国的国运可能就到这里了。

    也是这个原因,齐国和越国才会蠢蠢欲动。

    相信他们开了这个头,其他从属国也会迫不及待地想来分一杯羹,日后的日子还会很精彩。

    然而不管未来如何,至少现在,从属国的皇帝在晋国皇帝面前还是低了一头。赵信代表的是晋明帝,他来到越国,和越皇是平起平坐的。

    是以他在道谢的时候,只是坐在座位上,朝越国皇帝拱了拱手,再也没有别的动作了。

    “不知公主殿下的仪仗可有准备好?准备何时出发?”赵信又问。

    回答他的是余皇后:“天香已经在梳妆了,仪仗也早已准备好,只等中午用了膳即可启程。”

    赵信思索片刻。

    “此去路途遥远,一路颠簸,公主金枝玉叶,身子恐怕受不住……”

    这是什么意思?

    身子受不住?难道还不让她去了?

    余皇后和越皇相视一眼,又同时转头看向赵信,等他接着说。

    赵信以为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却不想被两人用这样带了疑惑的目光看着,只在心底感慨这两个人不愧是夫妻,看起来脑子好像都不太灵光。

    他轻咳两声,直言希望余皇后把公主的凤辇布置得更柔软点,好叫公主少受些颠簸之苦。

    和自家陛下同行前来越国的这几天里,赵信并没有发现他神情有何不同。与往常一样,帝王的面色十分平静,平静得反而有些异常。

    他一开始也拿不定注意,还是随侍的一句话点醒了他——

    陛下都亲临了。

    是啊。

    陛下都亲临了,这难道还不够代表他的意思吗?

    以陛下的性子,若不是真的被那画中之人触动,必不会不远千里跑这么一趟。

    退一万万步讲,就算他不是喜欢那位天香公主,而是想把那公主带回去弄死,至少他愿意亲自来接啊。

    所以他想好了。

    在陛下表改变心意之前,他都要伺候好那天香公主。

    往好了想,如果那天香公主真的能得圣心,他先鞍前马后在她面前卖了好,日后他做什么惹恼了陛下,还能指望着她在陛下面前给他说两句好话。

    他话说完,余皇后静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

    “天香的凤辇自然是最好的。”余皇后说完,打着去亲自督促的幌子,摆驾离开。

    她走后,李晨瀚似有似无地看了眼她离开的方向。面色微冷。

    在来的路上,他令人调查过越国后宫,才知道“她以前”在这里生活并不好。

    越国皇帝送到他手上的画像经过了画师的美化,且受时下审美影响,特意把她的脸画得圆润了几分。

    他喜欢镜中那个身材纤细匀称的她,但那画中显得略为丰满的她,他也喜欢。

    只是,当派出去的探子,把她的真实样貌画出来程给他时——

    因为没有肉所以显得特别小的脸,被小脸衬托又显得过分大的眼睛,还有那锥子般尖尖的下巴……

    再加上探子给他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勿念阁" 对手想研究我,发现我根本没上号免费阅读 我以武道斩鬼神旧日人偶 我为长生仙百度网盘 大师兄失忆以后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暗恋你的第七年最新章节 我只想好好当个反派全文阅读 我确实都给他们抛过手绢免费阅读 我设计的妖魔世界最新章节 人生模拟:从养生功开始加词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