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安静了,只剩下海浪拍打船板的声音。

    眼前的男人,用那双好看到不合理的凤眸看着她,那目光,似乎想叫她无处遁行。

    江容故作平静地移开眼,看着远处的海平线,很快为自己找到了合适的说法:“本宫确实不甚清楚。”

    并开始甩锅:“这些都是方才青栀说与本宫听的。”

    说话间,一只海鸥从他们不远处低空掠过,停在了船的第二层,歪着头打量他们。

    “本宫这宫女,自幼与宫中司籍司的女史混得熟,大人若是还有不清楚的,不妨问问她。”

    虽然是在甩锅,但她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权当托词。

    青栀却当了真。

    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有煞气,尽管只是个小小的随行使臣,青栀却觉得他比宫里的皇帝还要叫人害怕。

    刚才她和公主在房间里说话,公主听到门口动静,带她出门探看究竟,门是她开的。开门时,她正好看到他松开金嬷嬷的脖子,把金嬷嬷摔在地上的那一幕。

    金嬷嬷在帝后身边伺候那么久,却被这个男人吓成那样,公主叫她起来她都不敢起,只跪在地上一个劲地求饶。

    足以说明他有多可怕。

    公主敢在他面前不改颜色地说话,那是因为公主厉害又聪明。

    她可没这个胆子。

    “奴婢、奴婢只是听说的……”

    青栀鼓起勇气:“当不得真。”

    江容听出了青栀的异样,不知小姑娘怎么会怕这个书呆子,便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不想让青栀担惊受怕,她正欲找个理由随便糊弄过去。

    李晨瀚却先说话了。

    “某只是随口一问,公主不必介意。”

    他话音未落,话锋一转:“不过,某还有一个问题。”

    江容目光微顿,趁着低头撩碎发的动作,翻了个小小的白眼。

    直到现在她才回想起来,好像自她踏上甲板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回答这个人的问题。

    想到这一点,她就不高兴了。

    还有完没完了?

    这也问,那也问,什么都问,难不成是想回去后写一本《晋国直男三千问》?再说了,她是公主,又不是导游,把她当答题机来问,这人是不是不把她的公主头衔放在眼里?

    臭直男实在烦人。

    等着吧,等他问完这个问题,他要是再敢问别的,她就直接走人。

    到时可别怪她不给他脸面。

    转念她又想,她刚才可能就不应该出门。

    在房间里呆着多好,完全不会有这么多事。

    只是……

    房中窗子的方向和她现在站着的方向不同边,如果一直呆在房间里,她就看不到白海豚了。

    不知为何,她鬼使神差地想起之前很流行的一句话。

    ——有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她看到了白海豚是“因”,因为过于幸运,老天爷就派了这个问题宝宝来扰她清静。

    这都是命啊!

    ……

    少女不耐烦了一会儿后又开始走神,眉宇间似乎还带了点无可奈何的释然,简单的表情可可爱爱,看得李晨瀚有些心痒难耐。

    再细细打量她的面容,玉骨冰肌,樱唇粉嫩小巧,眉是寒山远黛。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上翘,像极了两把小蒲扇,掩盖了她那双似秋水般潋滟的眸子。

    本就好看的五官拼在一起,协调又美丽,倾国且倾城。

    他兀自痴迷,江容也忙着走神,两人都不说话,周围的空气又安静了一会儿。

    是青栀觉得这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了,才悄悄抬起头朝对面看了一眼,不想正好看到“卑微使臣觊觎公主殿下”的这一幕,叫她瞪大了眼睛。

    卑劣的小官仗着周围没人,如此不加掩饰地盯着公主,眼睛里的惊艳都快溢出来了,叫人完全找不出可以替他辩解的说辞。

    她的公主殿下那么好,迫于权势不得不嫁给晋国的暴君,这已经是命运的不公了。哪想这个身份地位的小小使臣,竟然也敢用这种不加掩饰的目光,直视公主玉颜这么久,实在过分。

    小宫女整个人都愤怒了。

    满腔的愤怒和对江容的袒护,让青栀战胜了对李晨瀚的畏惧。她稍稍向前一步,站在李晨瀚和江容之间,挡住了李晨瀚的视线。

    李晨瀚早在青栀行动之前就回了神,他手握成拳掩在嘴边轻咳了两声,再次抬头时,面上已经一片平静。

    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慌乱。

    ——厚!脸!皮!

    青栀暗自咬牙。

    李晨瀚轻咳的时候,江容也跟着回了神。

    没注意青栀什么时候站到她前头去了,江容也不多想,往右边小移了一步,等李晨瀚继续往下说。

    “公主仪仗出行,正好遇见白海猪,说明这海猪与公主有缘。公主仙姿玉貌,也只有白海猪这样稀少又漂亮的东西,才能配得上公主的天香玉颜。”

    江容:“……”

    她斜瞥了李晨瀚一眼,总觉得这直男好像在撩她。

    但是话说回来了,直男会撩人吗?

    答案很明显的——

    开玩笑,直男怎么可能会撩人?不把话题聊死就很不错了。估计就算让他从船上跳下去,他都说不出半句甜言蜜语。

    于是她又觉得,他很有可能只是在说真话。

    毕竟她确实长得好看。从小到大都是班花、校花,走在路上还会遇到星探,问她想不想当明星。

    再说了,晋国的暴君那么可怕,这直男得是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才敢公然调戏暴君的妃子?

    除非他不想活了。

    相比之下,这更像是书呆子直男的肺腑之言。

    ——那就当他是在说真话吧。

    江容心情略好。

    这书呆子性子是直了点,眼光还是挺不错的。

    “先不提祥瑞之说,某观公主似乎很喜欢那白海猪,既然喜欢,为何不派人把它捉起来养在身边,日日逗趣?”

    江容猜的没有错,李晨瀚说的确实都是真话。他会对那只白海豚起心思,也仅是因为江容喜欢。

    他想讨好她,想把所有她喜欢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想让她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过得比以前还要自在快活。

    别说区区一条白海猪,就算她想要十条百条,他也能叫人捕来,养在后宫,天天逗她欢喜。

    只要她想。

    江容却皱了皱眉,反驳道:“本宫只喜欢海里的白海猪,不喜欢池子里的。若是把它抓起来叫它失了天性,本宫就不喜欢了。”

    李晨瀚:“此物如此罕见,倘若这一次放它离开,公主日后再想见这奇物,恐怕就难了。”

    “喜欢并不代表一定要得到,本宫只消知道它在海里快快乐乐地活着,便足够欣慰了。”

    江容继续反驳:“倘若真的把它抓起来,叫它在池子中天天用怨憎的目光看着本宫,得到它又有何意义?”

    李晨瀚落荒而逃。

    江容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人找的理由过于敷衍,步伐匆匆似乎还带了一丝丝的凌乱,难道她又不小心说什么话直击到他的内心了?

    她撇了撇嘴,没再多想,横竖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分析多了白费脑细胞。

    她回头往码头方向看了眼,估摸着船在一刻钟内应该能顺利靠岸,没有回房间,打算就站在甲板上等。

    嗯……

    码头那边站着的似乎是郑将军?

    刚才吃完午宴后,郑将军就先走了一步,说是去准备仪仗了。江容当时还不明白,她的仪仗都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什么要准备的?

    现在看他身后那架势,他准备的可能是随行的仪队。

    也是,她要嫁的毕竟是晋国皇帝,仪仗不能过于寒酸,若是只有孤零零的三辆马车上路,在路上被匪徒劫了也不好。

    还是需要卫兵护送一二的。

    ……

    青栀紧盯着李晨瀚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确定了周围没人,才凑到江容耳边,与她悄悄耳语几句。

    “他喜欢我?”江容不太敢相信。

    青栀用力地点了点头:“奴婢绝对没有看错!”

    “他仗着周围没人,公主又低着头,就一点都没掩饰情绪。”

    小宫女说完,又握紧了拳头开始叭啦叭啦数落人:“一个小小使臣也敢觊觎公主,真是雄心吃了豹子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如此义愤填膺。

    江容好笑,抬手戳了戳她气鼓鼓的腮帮子,安抚道:“不要生气了,这种事以后还会有,我们管不了,习惯就好。”

    青栀不明白,看了江容一眼,只当自家公主是在因为局势才委屈自己,顿时又难过起来。

    小宫女还没说话,江容就已经先看懂了她的小心思。

    她问青栀:“你先说说,你家公主长得美不美?”

    “美!”

    青栀用力地点了点头:“公主是奴婢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比月宫里的仙子还要好看……”

    江容打断她的彩虹屁,又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觉得这世上会有男子不爱美色吗?”

    青栀先是摇摇头,想了想又点点头:“有。”

    江容:“???”

    不是,她被她的彩虹屁小天使杠了?

    她好整以暇看着青栀,心想,她倒要看看青栀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

    青栀:“那个晋国的皇帝,听说就不爱美色。后宫的妃子被他杀了好多个,剩下来的也都没被他宠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免费阅读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斗罗:地狱开局,求娶比比东最新章节 我罗辑,三体CEO,称霸诸天!右手的鱼 骑砍:汉匈霸主可能要无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新中国足球免费阅读 魔方空间,我能锚定未来最新章节 全球人类缩小的设定充满了悬念和谜团 森嶼小说网 美利坚名利双收白色十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