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校场。

    午时,阳光普照。

    天上地下,都似乎变得很暖和。

    伴着校场里传出来的热火朝天的操练声,连萧索的残冬,都似乎变得不那么寂寞了。

    谢青云远远听到,心中浮上疑惑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剿匪而已?

    当然,他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既然到了,怎么可能不仔细勘探勘探。

    他踩过落叶小径,校场已在望,可入目的情景却让他呆住了——里头空空如也,点尘不惊。

    他快步来到校场入口,一再确认,甚至揉了揉眼睛,终于肯定不是幻觉。

    校场里没有人,那声音却又是从哪里发的?

    莫名的寒意升起,鸡皮疙瘩一阵一阵。

    他举步踏入,过栅栏时,明显感觉到一重水波般的阻滞感。

    禁制?

    会发声音的禁制?

    果然,一进入校场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校场内外,一个人影也没有,连张生所说会驱赶闲人的那些士兵,也一个都没看到。

    他们去哪里了?

    突然,他的心里升起一股凛冽的寒意这些人恐怕已被带往云州城。

    但是怎么带呢?

    五百人可不是小数目,走到哪里都会非常显眼,如果让人目睹五百人进入云州城,然后人间蒸发,恐怕谁都会感到奇怪吧。

    先回去再问问张生,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线索。

    ……

    谢青云赶回张生住所时,却听到一个争执声。

    “当票是真的,当年我曾祖父也确实收了你的传家宝,但我没有骗你,那东西真的被米面商人买走了,这是我爹去世前亲口告诉我的。”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把我的传家宝拿出来,否则我跟你没完!”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当票我收下,这十五贯钱就当赔偿你的损失了。”

    “我不要钱,我只要传家宝,你快拿出来,你快拿出来啊!”说话之人说着说着竟带上了哭腔,还拽住了张生的衣服,一副要跟他拼命的架势。

    “发生什么了?”谢青云连忙上去阻止道。

    那人被谢青云推开,只得怒瞪着他。

    张生苦笑道“恩公有所不知,这人叫张太炎,来纠缠好几回了。这回急卖蚕种,就是为了赔偿给他。”

    “哦?”谢青云道。

    张生道“好教恩公知道,小人曾祖父之前是开当铺的,他家曾经在我家当了一件手串,确实有这么件事;可好巧不巧,就在我家当铺开不下去时,来了个姓王的米面商人,把我家的东西一兜地收走了。”

    谢青云拿了当票看了看,然后对张太炎道“这就是你不讲道理了,四十年前的当票,莫说人家拿不出来,就算能拿出来,日期早过了,是个死当,你现在问人家要宝贝,早干嘛去了?”

    “我,我……”

    张太炎忽然仰天悲呼,“张生,你害我命也……”说着踉跄着去了。

    张生只当他神经发作,也懒得理会,转向谢青云问“恩公可有什么发现?”

    谢青云迟疑了一下,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张生知道,五百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便笑着说“没什么发现。对了,除了这几件,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么?”

    哪有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张生心下嘀咕,面上还是笑着说,“我等寻常人家,就算遇到奇怪的,也根本认不得说不出。对了,今年雪下得多了些,桑叶难采,不知算不算奇怪。”

    “桑叶为何难采?”谢青云随口道。

    张生道“嗨,雪深,一踩就陷下去,自然……”

    “你说什么?”谢青云陡然拔高了嗓音。

    张生被他吓了一跳,期期艾艾道“雪,雪深……”

    “后面一句!”谢青云灼灼地瞪着他。

    “一踩就陷下去……”他有些害怕地看着谢青云。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谢青云敲着脑壳,又懊恼又兴奋,往街上狂奔几步,忽又停住,转身对转生肃然道,“张大哥,从今往后,无论任何人问你类似的事情,你都不要回答,还有我来过你家的事情,也绝对一个字都不要提,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张生看着他飞驰而去的背影,陷入茫然之中。

    ……

    张太炎在自家门口徘徊良久,终于战战兢兢地推开,然后走进去,迈过门槛,跪了下去。

    他家的大厅里,一个黄色锦衣男子坐在桌旁,慢慢地啜饮着一杯茶,另一边,他的妻子儿子被满身的毒蛇缠绕,惊恐得说不出话,他看着这一幕无比痛心,却又无可奈何。

    “仙士,再三确认过了,那东西确实被买走了,不是小人不给您啊,您就放了我老婆孩子吧……”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男子抬起眼皮,露出诡异的黄色竖瞳,他慢慢地把茶盏放下来,低声地笑着“人想要活下去,一定要让自己身怀价值,你明白吗?”

    这时门外快步走进来一个全身裹在蓝袍里的人,恭敬地向黄衣男子抱拳道“执事大人,找了附近几个年纪大的搜魂,四十年前确被一个姓王的米面商人买走了。”

    “那么说,那东西早就不在云州了。”黄衣男子的竖瞳诡异地发散,“发动所有人手,给我找到这个姓王的!”

    “遵命!”蓝袍人自去。

    张太炎目露希冀“仙士大人,您看我没有说谎,可以放过我们吗?”

    “你们的性命对本座而言微不足道。”黄衣男子站起来就往外走,忽然停在门口,转身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既然微不足道,那为什么不杀掉呢?”

    毒蛇们如闻圣旨,咬死了张太炎的妻子孩子,又向他扑过去。

    “不……”

    凄厉的悲呼声渐渐微弱。

    黄衣男子狞笑着大步离去,毒蛇们紧随其后。

    约莫半盏茶后,房子里又来了三个人,一个乞丐,一个茶博士,一个货郎。

    “来晚了。”货郎道。

    “神都教毫无人性,合该天诛地灭!”茶博士看着眼前的人间惨剧,愤愤不平地皱起眉头。

    “你又不是第一天领教神都教的恶毒。”乞丐没什么表情地说着,蹲下去撑开张太炎的眼眶,仔细观察了片刻,摇头叹道,“果然如此啊!”

    “师父,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茶博士道。

    。

章节目录

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