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亮,一者位于南边,一者位于北边。一者所缺为另一者得,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月亮缺多少,另外一个就亮多少。

    这时是一丝月牙与几近满月。

    “为什么会有两个月亮?”谢青云脱口道。

    “月亮?”

    唐绾绾不解,顺其目光,似有所悟,嫣然道“公子是说太吾与南鸣?”

    “那是什么?”谢青云震惊道。

    两个月亮,南北两极而悬,大者如斗,小者如弯钩。

    看着两个巨大天体悬挂空中,谢青云忍不住地想难道已不是原来那个宇宙?

    一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感霎时间包围了他。原先接触各样事物,都早从书籍上领教过,心中虽有不适,倒还能够接受;如今才知道,恐怕连宇宙都不是原来那一个。

    唐绾绾道“此二神也,北向者称太吾,南向者称南鸣。《神异录》载太吾为妖,南鸣为炼气士,他们在荒山相遇相知相爱,后来极乐净土的佛抓了南鸣,理由是人妖不能相恋,太吾只身杀入净土,斩了数万佛子后,终于力竭而死在南鸣怀中。南鸣于是发下誓愿自今往后,愿我夫妻两个一阴一阳,一生一死,一存一灭,一南一北,永无再见之日,如极乐与净土之隔……”

    “此后果然出现纵横南北的深渊,将佛土一分作二……”

    说到此处她已潸然,“佛也是无情,他夫妻两个恩爱无间,却无端经受那生离死别,绾绾当初读及,真恨那些秃驴乱打鸳鸯棒……”

    她慢慢收拾了情绪,怅然一笑“不过这些都是传说,未知真假。那极乐净土位在何方,绾绾也从未听人说过。”

    谢青云作为现代人,却知道肯定是假的。两个月亮此明彼暗,彼缺此满,必然是天体运转的规律,跟劳什子神话传说半点不搭噶。

    “绾绾小姐,在下有些乏了。”他略作揖,便转身离去。

    唐绾绾怔怔看着他落寞的背影。

    ……

    谢青云回到居处,思虑纷繁,但还是熬不过困倦,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第二日中午。

    太阳光照到他脸上,他从梦中醒来,看着古代感满满的房间,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梦里追捕犯人的情形与恩师的谆谆教导便慢慢淡化。

    他的心情渐渐宁定,可见很是明白人只能活在当下的道理。

    简单洗漱,径来到城中闲逛。

    天气似乎回暖,云州城也恢复了勃勃生机,闹热非凡。

    谢青云逛着逛着,突然懊恼地拍了拍脑袋。他一心想从唐坦夫身上找突破口,却忘了查案最重要的是收集各方信息。

    按照方功曹死前的说法,刺史制造了多起屠杀,如果这是真实存在的事件,那么肯定会有传闻,虽然应该是会以另外一种面目出现,譬如某地有山贼屠村一类。

    他寻了个茶馆,点了一壶茶,听了许久,没听到有价值的线索。他便召来茶博士,往怀中摸了摸,突然脸色变了。

    “从离开落云宗到现在,我还没有遇到过要用钱的情况,我身上居然这么穷?”

    怀中衣袋里居然只有十几个铜板,这一壶茶就要十个铜板了。

    茶博士见他把自己召来,既无吩咐,也不叫糕点,径伸手在怀里摸啊摸,像有什么怪癖一样,脸色变得不耐“客官作甚?小的还要忙活,有甚事快说!”

    “咳咳……”谢青云尴尬地摸出两个铜板,“想问你些事情。”

    茶博士看到有赏,眼睛倒亮了起来“客官但问。”

    谢青云见他没有嫌少,吁了口气,低声发问道“云州城最近半年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大事?”茶博士不解道,“这倒是没有。云州城自唐大人来管,一直风调雨顺,城泰民安,除了今年雪下得多了点,没什么异常。”

    谢青云皱眉,突听外头车马长嘶,数十驾高头大马“辘辘”地从街面滚过,卷起漫天烟尘。

    他看到那些车上都绑着许多麻袋,盖着篷布,随口问道“这些是做什么?”

    “客官外地来的吧,”茶博士笑道,“此乃朝廷颁布的换粮令。”

    “何为换粮令?”谢青云道。

    茶博士道“各县都设有方便赈灾的义仓,义仓皆有储粮,每三个月,府城便押运新粮往各县城,把陈粮换回。”

    谢青云点点头,转而问道“这半年果然没有大事发生?”

    “真没有。”茶博士摇头道。

    难道不是这半年内的事?

    现在可以肯定张泽瑞和李叔夏都与神都教脱不开关系。张泽瑞是去年年中出现的……谢青云突然问道“去岁年中,唐刺史张榜请医,这件事你知道吗?”

    “知道。”茶博士点点头,“当时闹得满城风雨呢。客官可不知道,绾绾小姐人美心善,经常救济我等穷人,那段时间我们也是整日里担心,所幸最后治好了。”

    谢青云故意问道“谁的医术如此高明?”

    茶博士摇头道“这就不是小人所能知道的了。”

    谢青云问询半天仍无线索,有些心浮气躁,喝了口茶压下。茶博士忽然想到了什么,道“云州城是没有什么大事,但听家舅说,隔壁红坊县好像发生了数起失踪案……”

    “失踪?”

    谢青云心里一震。

    兔子不吃窝边草!

    茶博士眼看谢青云付了茶钱匆匆离去,收拾了桌子,便悄然来到后厨,一个乞丐正抱着盘糕点坐在地上狼吞虎咽,他皱眉道“师父,你怎么又偷人东西吃?”

    “我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天经地义,有什么问题?”乞丐理直气壮道。

    茶博士翻了个白眼,道“师父,我撞见那人了。”

    “谁?”

    “就是坏我们好事那小子。”

    “在哪里?”乞丐随手丢了盘子,瞪着徒弟道,“看我不抓了他剥皮抽骨。”

    “走了。”茶博士道。

    “你怎么让他走了?”乞丐大怒。

    茶博士道“他好像也在查案。”

    乞丐怒色渐隐,目露奇光“他是怎么发现的?”

    茶博士道“这个弟子如何知道。不过,说不定我们可以合作一二。”

    “先不忙,”乞丐冷笑道,“他坏咱们好事,咱们就跟着他,看他能查出个什么来。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茶博士如实相告,最后道“他也是运气好撞上我,才知道应把突破口放在县城。”

    “你倒是知道突破口,可是查出什么来了?”乞丐没好气道。

    茶博士撇了撇嘴。

    。

章节目录

表小姐要出家 木叶:上忍毕业刚进小学最新章节 外室美妾 稚终文学网 快乐文学 美妙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文学之思 没野心的影帝最新章节 箱子里的大明 多情文学网 斗罗:武魂竟是比比东最新章节 三顾书屋 港娱:功夫巨星198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