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飞球撞在第四环上被弹回来。

    「休想进球!」

    朱晨宇厉喝一声,全身裹上遁光,以最快的速度冲到球门,眼看就要接住,谁知却有另外一人比他更快,他惊诧地看去,只看见一道乌青色闪电一掠而过,待看清那人模样,他勃然大怒

    「萧爽,你进个球试试!」

    「怕你啊!」

    萧爽合身一扑,剑光悍然斩下,飞球「咻」一声,穿过无人防守的环门,从二环穿了过去。

    「进球有效,历国队加六分。」黄启明立刻宣布。

    「历国队终于不再只有青云大侠进球了,这是一个漂亮的配合,青云大侠负责攻破球门,这位,呃,待我看看名单,这是位名叫萧爽的选手,他负责射门。哦,他居然也是青剑门的,方才那一手剑光化遁有点意思,不过看起来消耗很大。」

    萧爽站在飞剑上,左侧方就是朱晨宇,师门积威之下,表面上风轻云淡,心中还是有些紧张。他当初决定叛出师门,并不只是因为杀害了同门,沈曼青的遭遇,让他对青剑门产生了反感。

    「我会记着你的!」朱晨宇冷冷地撂下一句。

    解说员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不管怎么说,丢下球门逃跑,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守门员,当你站上赛场的时候,如果没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那么,你就一定会是输家。人生苦短,能输多少次呢?」

    江川侧头看李鸿鸣,幸灾乐祸地笑道「难怪青城山要派你下界整顿,青剑门似乎整个都在腐朽,先有沈曼青,后有萧爽,你瞅瞅这一手剑光化遁,天才般的想法。依我看呐,青城山倒不如另外扶持一个门派。」

    李鸿鸣气得脸色铁青,偏生又无话可以反驳。

    黄启明抬手示意留国队发球。

    球一传出来,朱晨宇为了证明自己,也像谢青云那样一人运球。他是四阶神临,并且掌握了遁光,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李让眼看他和大部队拉开距离,心中焦急传音道「师兄,你忘了师尊的训诫啦?不可以脱离我们,没有掩护,球权很容易被抢断的!」

    朱晨宇回头狠狠瞪去「你的意思是,我不如谢青云?他能行我为什么不能?」

    李让无奈,只好让大部队加快追击,争取在朱晨宇射门之前抵达对方禁区。

    朱晨宇有心要扳回一城,飞速运球来到历国禁区,召出元神法相——巨大化的剑胎,悍然斩落。

    铛铛!

    飞球上出现了个可怕的数字。

    杨师兄咬牙不去看,以尽全部的法力施展了一个防护法术。他也看出对方这一球就是冲着他来的,如果他也和青剑门守门员一样退避逃跑,岂非正中对方下怀?

    不逃,有可能会死!

    但是逃了,会羞愧至死!

    远处白斩天嘿然一笑,「忘了告诉你们,千幻云底靴还有个作用,那就是……」他捻了个诀,于是众人发现自己脚下都出现浮云,并且都往球门汇聚,把杨师兄团团包裹成了一只绵羊。

    飞球甚至拖出了尾焰,重重撞上去。但是那软绵绵的如同棉花糖似的云朵,只是凹陷进去一部分,然后飞球就被弹了回去。

    杨师兄发现自己毫发无损,又惊又喜。

    谢青云再次朝白斩天竖起一个大拇指「白大爷,我他娘的墙都不扶,就服你。」

    这一回,众人都朝他竖起大拇指。

    嘿嘿!

    白斩天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后脑勺,「小意思小意思。」

    「我的天哪,历国队给了我们太多惊喜了,难道这位白大爷居然还是个高明的炼器师?我从中

    看到了「生命联结」的迹象,难道是参考景国队的法器炼制而成?用法器把队友的法力集中起来共同守卫球门,真是天才般的想法。」

    朱晨宇看到此状暗怒,瞅准飞球落点要重新击球,但沈曼青已驾驭遁光越过他,一个超远距离传球,便将球传回了留国半场。

    这一球直接把留国队众人看呆。

    「师姐……」李让心神震动,他本身也是个飞球爱好者,心知这种传球有多么难以控制,能达到此境界的人,每个都会受到各大球队招揽,那象征丰富的修炼资源和广阔的天地。他的心中无比懊悔,早知有今日,他只要跟在沈曼青身边,迟早有一天能够摆脱东离,日后也必然会有所成就。

    朱晨宇看着沈曼青,心中腾起一股怒火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超远距离传球的优势就在于对手很难回防。谢青云轻轻松松接住球,传给萧爽,萧爽再次击球入袋,拿下五分。

    「历国队转眼拿下了十一分,老牌强队表现差强人意,实在太可惜了。」

    黄启明示意留国队继续发球。

    李让来到朱晨宇身旁,「师兄,不可再如此由着性子了,不然的话,李特使会不高兴的。」

    「你敢拿他来压我?」朱晨宇凌厉地瞪去。

    李让苦笑道「小弟这也是无可奈何,师兄现在在气头上……想想李特使为何要下界,想想如果这场比赛输掉,咱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朱晨宇心中一凉,冷静了下来。

    接下来,他不再由着性子,老牌强队都有特殊的训练方法和战术传承,他表现出了领队该有的作为,整个团队的实力都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谢青云立刻感受到了压力,这是上一场比赛的对手景国队所没有的。

    很快,双方互攻几轮。

    朱晨宇带领球队稳稳得分,按照训练的节奏,在与队友的配合下,即便是千幻云底靴制造的阻碍,也并没有在他的攻势下维持多久。

    「哦豁,上半场的时间到了。虽然历国队在开场就取得了优势,但老牌强队展现了他们所该有的强势,很快追上了比分,现在是二十五比二十九,历国队的优势还很微弱,让我们休息一下,等待下半场的开始。」

    休息室,李让突然听到一个传音,他走出去,就看到李鸿鸣冷冷盯着他,他连忙行礼,「参见特使大人。」

    「下半场,找个机会对谢青云用绝命剑。」李鸿鸣丢下一句命令,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让心中深寒,旋即目露冷光,确实,只要谢青云出个意外,历国队失去主心骨就必输无疑。他们输不起,必须要赢。他回到休息室,招来一个同门,把三道绝命剑放在他手心,「记住,等开场发球就……」

    下半场开始。

    由于最后一个球是留国队进的,所以球权现在在历国手里。

    黄启明让两队球员就位,然后示意历国队发球。

    谢青云照计划在开球后前往留国半场接球,但忽然发现一个青剑门弟子正盯着他,他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对方手中就掷出三道隐晦剑光,他拔刀格挡,但是那剑光却直直穿过他的身体,进入到了他的识念深处。

    轰!

    犹若五雷轰顶般,他感觉识念被强行拽入混沌天地。

    忽有所感,识念抬头一看,天空出现三道人脸,全是李鸿鸣的模样,凌厉的强压冲击着混沌天地,湖水剧烈翻涌。

    「谢青云,为了青剑门的胜利,你就上路投胎去吧,下辈子记着不要多管闲事。」

    三张人脸都发出声音,浩荡如同神明。

    「绝命剑。」谢青云道。

    「你居然知道

    ?」李鸿鸣道。

    「由高阶剑修的剑意凝铸而成,青城山独门秘法,专攻人识海,中者轻则修为全废,重则魂飞魄散。」谢青云道。

    李鸿鸣笑道「你说对了,本来我倒犯不着跟你置气,哪怕你插手青剑门的内务,你也还没有资格让我出手对付你。但你阻碍了这场球局,巡夜司永昼宫既然下界,青城山就不能输。」

    谢青云注视着他,一字一字道「我不但要你们输,我还要你为暗算我而付出代价!」他的身上缓缓缠绕火烧般的缎带,整个混沌天地似乎都在剧烈变动,湖中漩涡愈来愈剧烈,倏地冲天而起,似乎形成了一座连接天地的桥梁。

    「咦,三阶?」

    谢青云也是第一次内视三阶在混沌天地的变化,他没有说话,黑暗气雾开始涌现。那三道凌厉剑意下冲,但似乎受到某种阻滞。

    李鸿鸣心生惊异,他凝铸的绝命剑从未出过这种状况。

    现世层面,本体突然心生悸动,他受到莫名力量牵引而飞到了赛场上。

    「在青云大侠突然不动之后,留国飞球队顺利拿下一个本环,现在历国队球员正在查看青云大侠的状况……咦,评审员李鸿鸣为何无端飞入球场?他要干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李鸿鸣有苦难言,他感觉自己附在绝命剑上的元神陷入了泥沼,而神降之躯也不由自主受到牵引。

    黑暗的气雾很快弥漫到了现世,开始统御空间。

    这一刻,谢青云的识念空间被黑暗映照出来,显化在了现世,由水镜清晰地呈现出那三道绝命剑的模样。

    解说员一看就明白了,他的语调头一次变得冰冷而肃杀「有人破坏了大赛的规矩,施行暗算!」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