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然阵阵。

    李鸿鸣从未想过自己会受到如同现场处刑般的待遇。暗算谢青云被发现,加之现在骑虎难下,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剑意加持,使之与对方古怪的力量对抗。

    他原以为下界没有什么可在乎的,用神降之躯来凝铸剑意,没想到根本奈何不了谢青云。他有些懊悔没用本体,但现在想什么都晚了。

    谢青云骤然睁眼,长夜上,煅烧的痕迹清晰可见,缎带缠绕着他,乾坤逆数也早已释放,他漫步在黑暗空间里。

    长夜挥动,天地出现一隙流光。

    平铺而去,如同灰暗天穹下的一道醒目的银河。

    李鸿鸣「哇」的呕血,神降之躯上出现了狰狞血口,猩红洒向长空……这神圣的赛场,突然就染上了罪恶。

    「谢青云,我杀了你!」李鸿鸣双目血红,这一刻他失去了理智,凄厉地笑起来,「太虚幻界不受东离封印的限制,我本体亲至,你必死无疑!」

    他的气息突然疯狂上涨,第二境巅峰的灵压惶惶然铺盖全场,观众席上有些骚乱。

    谢青云按刀不动,把众人护在身后。

    「哼。」

    但是混乱中,一个「叮」的轻微的剑吟声突然响起,全场一切的动静都休止了。

    李鸿鸣恢复了理智,僵硬地扭头,只见珩玉伯不知何时进入赛场,只是在虚空站着,清浅的长衫微微飘动,「你玷污了比赛,滚回青城山。」

    狂热的球迷们纷纷站起「混蛋,快滚回青城山!」

    李鸿鸣咬牙怒道「谢青云三番两次坏我青城山好事,前辈何不高抬贵手,让我与他了结私人恩怨!」

    珩玉伯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你可知本座为何下界?」

    「不,不知……」李鸿鸣道。

    「本座奉掌教之命,下界招揽谢青云加入永昼长城守卫军候补。」珩玉伯淡淡地说,「经本座亲自考察,谢青云无需候补,可直接成为守卫军。」

    轰!

    观众席炸开了,原来珩玉伯亲自下界,根本不是为了球赛。

    珩玉伯望向谢青云,温言道「谢青云,你可愿加入守卫军?」

    谢青云一怔,江川见状,哪里还按捺得住,连忙飞入赛场,对谢青云笑道「也请青云道友考虑一下巡夜司。」

    珩玉伯看了眼江川,后者顶着巨大压力,硬着头皮不退。

    难道他们下界就只为了招揽谢青云?李鸿鸣傻眼了,心知事情算是彻底被他搞砸了。有珩玉伯的保护,哪怕掌教来了也动不了谢青云,他心中暗恨,但事已至此,只能先行撤退。

    从第一届飞仙盛会举办以来,巡夜司和永昼宫哪怕出席,从来也只有他们挑人,哪曾被人挑过。

    观众们也是傻眼了。

    谢青云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们,有些始料不及。沈曼青鼓励地望着他,「不管哪一个,都能减省修行路上的许多困境。」

    白斩天又羡慕又嫉妒,「我的圣人大老爷,这家伙又多了一笔谈资,做他的朋友小爷我表示压力真的很大。」

    谢青云最后看了看司南,司南大度地摆手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过问本队长。」

    他翻了个白眼,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他沉思片刻,向江川和珩玉伯作揖道「多谢二位盛情,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现在,让我们完成比赛。」

    江川松了口气,只要谢青云还没决定,他就还有机会。

    珩玉伯没有再说什么,也回到了评审席。

    解说员的声音响起「哦嚯嚯,从来没有评审员插手比赛的前例,大联盟应该着重调查此事,李鸿鸣已经被驱逐

    ,我认为有必要的话,青城山将被终身禁赛。好了,比赛继续,施行暗算的青剑门球员已经被换下场。由于历国队的失误,留国队拿下一个本环,现在比分是三十九比二十九。」

    黄启明示意历国队发球。

    球被传出来,朱晨宇和李让一左一右冲去,阻拦沈曼青传球。上一球沈曼青虽然将球传了出去,但因为谢青云没有动而导致球权转移。这次看到谢青云已过半场,沈曼青再不犹豫,展开剑阵,冲开阻拦。

    朱晨宇看到球被传出去,看到沈曼青那一副自信的神采,心神不禁摇曳起来。印象中当年的小姑娘,已经出落得如此迷人,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到一记「铛铛」的响。

    正常而言,飞球受击发出的数字跳动声并不很大,但这回全场都听见了。他猛地扭头看去,只看到那漫天的黑色气雾不知为何没有消散,谢青云正在收刀归鞘,飞球在虚空诡异地凝滞住。

    他正要高喊「犯规」时,飞球已激射出去。没有人看到飞球去了哪里,青剑门守门员打了个激灵,感觉有什么从身边掠过,他的身体倏然间被迫旋转起来,似有一道光穿过环门,他受着这光的牵引,重重撞上环门,痛得直吐血。

    轰!

    飞球穿过环门之后,向观众席冲去,当然被赛场周围的禁制所阻扰……然而整个球场的禁制都收缩起来了,飞球仍然激烈地旋转着,几欲要突破,并撕扯出黑色的闪电。

    哧啦哧啦的声响,整整维持了数个呼吸。

    铛铛!

    观众席惊呆了,那代表力量的面板,赫然浮现出一个八千的数字。

    「我的天哪,谢青云一刀八千石,试问谁挡得下来,谁敢去挡?哦豁,裁判都没看到球进的是哪一环,求助评审员了。」

    青剑门弟子们也呆住了,他们看到谢青云面上的畅快,于是知道这一击是对李鸿鸣的肮脏手段的回敬。而那黑暗气雾所营造的黑暗空间始终存在,带给了他们无尽的绝望。

    珩玉伯淡淡开口「本座看到了,是本环。」

    黄启明一笑,立刻宣布「进球有效,历国队加十四分。」

    接下来的比赛毫无悬念,李鸿鸣被驱逐回青城山,谢青云一刀八千石,并且以本环反超了分数,重重的打击让留国队整个队伍都失去了信心,最终输掉了比赛。

    休息室。

    霍玺吹着口哨进来,先是含情脉脉地望了眼沈曼青,然后笑道「精彩的比赛。」

    连亭山和夜明玄随后进来,都鼓掌恭喜。

    「论精彩程度,比第一场差得多。」谢青云道。

    霍玺一副我懂你的样子笑道「我知道,你谢青云认真「竞技」,有人不守规矩,所以你才用出那一招。但是青云兄,你那一招也用不了多少次吧。」

    「好像我的底细你全知道。」谢青云道。

    连亭山想找司南说话,发现后者一面吃零食,一面和高芷甜交谈,根本不搭理自己,他有些气馁。叹了口气,道「谢青云,我倒很期待日后真正的飞仙盛会了。不过,我们也并不打算把东离小会的冠军拱手相让。」

    「正是如此。照我看,东离已没有什么像样的球队了。」霍玺意味莫名道,「所以最终必然是你我两支球队的对决,到时候,希望你不要留手。因为如果你留手了,必输无疑。」

    「哦?」谢青云道。

    霍玺已笑嘻嘻地转向沈曼青「小青姑娘,为了庆祝比赛胜利,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沈曼青淡淡道「既然迟早敌对,为了避嫌还是免了。」

    「别这样说嘛,球赛而已,又不是生死仇敌。」霍玺笑道。

    「球赛而已,你们

    何不退出?」沈曼青道。

    霍玺笑容一僵,随即又笑嘻嘻起来「哎呀,小青姑娘就是我心头上的一根刺,总是挠得我心痒痒。我发现我更喜欢你了。」

    「滚!」沈曼青道。

    「好嘞。」霍玺挥手道别,「让我们赛场上见。啊不过,劝你们不用来看我们比赛,在对上你们之前,我们不会暴露真实的实力。」

    夜明玄向谢青云微微点头,然后和连亭山转身离去。

    谢青云看着他们的背影,「这三个之中,夜明玄应该是最难对付的。」

    沈曼青道「你说对了,根据黄院主的说法,他的本体也是第二境巅峰。年轻一辈里,近十年唯一突破元婴大士的炼气士,在诸天万界名气非常响亮。」

    「不管怎样,我们先回家庆祝一番。」

    夜晚。

    凤鸣院中庭,众人一面吃喝一面商谈对策。

    「周国队本就是强队,一直以来都是夺冠热门。」谢青云分析道,「那三个巡夜人更不得了,我向老黄打听了一下,他们三人都是十几岁就参与了飞仙盛会,从小会一路赢上盛会,对比赛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

    「我们想要赢,必须要收集他们的情报,但我觉得很难,老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而且就像他们说的一样,在对上我们之前,他们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能力。」

    谢青云有些头疼起来,敌暗我明,实在棘手。

    司南道「想那么多干什么,上场比就是了,那三个白痴满以为摸透了你的底细,其实你不是也偷偷做了准备?」

    「你怎么知道?」谢青云一愣。

    司南骄傲地说道「我可是领队,作为领队,密切关注队员的状况,是我的义务。」

    「好吧,你是对的。」谢青云举杯,「比赛赢了,我们应该高兴,先把那三个家伙的事情抛在一边,让我们继续赢下去,干杯。」

    「干杯。」

    。

章节目录

全球游戏:旧日棋手最新章节 魔女收容日志小夕岁 我的华夏列祖列宗 道士夜仗剑起点 诡秘:乱入的泰拉人全文阅读 热爱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悠文学 文艺之魂 文学殿堂 云鬓添香笔趣阁 苟在三国刷词条百度百科 暴食之龙从地狱位面开始残月狂徒 深渊独行免费阅读 错拿了女主剧本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