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竟齐齐举刀抹了自己的脖子。

    林易死前疯狂大笑,口中发出狂热呼喊“昊天不死!神都起复!”

    谢青云阻止不及,呆立原地。

    昊天是谁?

    神都又是什么?

    堂堂府衙快班班头,竟然疑似宗教狂信徒?

    任何世界,一旦牵扯上宗教,事情总会变得非常麻烦。

    谢青云前世就接触过不少被骗子洗脑的信徒,毫不夸张地说,就算要他们把自己脑袋割下来,这些失去自我的行尸走肉也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忽然想起什么,他飞奔到洞口,却见苦瓜脸男倒在地上,业已七窍流血而死。他蹲下去按了按对方的颈动脉,确认已是一具尸体,神色忍不住地下沉。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觉背后的天机伞出现灼热感,取下来一看,发现伞在吸取苦瓜脸男的黄色灵光,福至心灵,脑海中忽然出现“因果”二字。

    “原来这就是攫取气数的规则!”

    苦瓜脸男生前向谢青云呼救,建立了因果关系。他被毒死后,因果关系就变成帮他报仇,即消解其部分怨气,以此延续因果。三个狂信徒为了保守秘密而自杀,也算间接完成了因果。

    完成因果,是吞噬气数的前提条件。

    谢青云心里一动,握着天机伞就地盘膝而坐,识念下沉,进入到混沌天地。天机伞反哺的法力涌入,群峰之下,云波骤如海啸掀天而起,三年吐纳都跨不过去的第二重山峰,转瞬间就被攻下,并且余势不减,竟直接攀登第三重……

    没过多久,谢青云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按捺不住喜悦地笑起来。短短时间内,竟接连突破两次,现在他已是一阶第三层,法力已小有规模。

    他站起来低头看着四具尸体陷入了沉思。

    苦瓜脸男是云州城府衙的功曹,功曹是统管六院的长官,在前世相当于书记助理,应该是个炙手可热的职位。但他似乎没有什么权利,这一点从三位官差对他轻慢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官差就算受命灭口,长官平日积威下,不可能一下子转变态度。

    首先可以肯定,姓方的功曹跟云州刺史一定存在很大矛盾,以至于权利被架空。不排除他为了报复刺史而编造谎言的可能;但从林易三人的表现来看,这个可能性还是很低的。

    “如果他没有编造谎言,云州刺史真的做出那样灭绝人性的事情,那么这个案子的复杂程度恐怕超乎想象。”

    而且……

    他盯着方功曹尸体上方,一个痴痴呆呆的阴魂正如棉絮般飘在那里,魂体体表依附着黄色灵光,是方才天机伞所吸收的数倍。

    方才完成的因果不是方功曹主要的怨念。他的主要怨念,还是与云州刺史屠杀平民有关。看来这件事必须要有个结果,才能得到他剩下的气数。

    谢青云心里一动,方功曹的阴魂就被收入天机伞,然后举步踏入茫茫大雪之中。但没多久,他又重新返回,盯着四具尸体沉吟。

    “林易出来久了没回去,他们肯定会派人来查,现场的痕迹不难判断出我的存在,到时别说查案,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两说。”

    想到这里,他把四具尸体一一拖到洞中央,然后站到洞外,骈指为剑,继而大声念出咒语,指尖立即出现三枚火弹,他微吃一惊,旋即便了然。

    三年多来,第二人格辛勤磨砺法术,“星星之火”的造诣只高不低,如今修为突破,法力初具规模,自然显现了成果。

    “疾!”

    谢青云一声低叱,三枚火弹应声而去,轰然炸开,四具尸体立即碎成齑粉,火光在茫茫大雪中奋力膨胀,山洞正如他预计的那样,直接坍塌成了废墟。

    约莫过去五个时辰,天光再次暗了下来,就在大雪完全覆盖了废墟之时,一道法器灵光撞破雪空,降落在此地。灵光消散,显现出一个年轻的锦衣公子。他把玩着腰间的蛇形玉坠,瞳孔诡异地竖起来,放目四望许久,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气息怎么从这里断了,林易那狗奴才闹什么幺蛾子?待我找到他,定给他一个颜色好看!”

    ……

    云州城。

    雪初停,天光暗斜。

    青衣少年撑伞而行,行经一个转角,见道旁有百姓聚集,他看过去,原来那里设了个粥棚。

    “不要抢不要乱,一个一个排好队,我家小姐说了,今天粥和馒头管够。”

    “绾绾小姐真是咱大伙的救星啊!”

    “是啊是啊,我都快三天没吃东西了!昨儿来晚了也没赶上……”

    “啊,绾绾小姐我爱你,如果不是太穷了,我一定娶你做老婆!”

    “啊呸,就你这德行,你有钱也不配!”

    “就是就是,绾绾小姐是天上的明珠,你顶多就一井底癞蛤蟆!”

    “……”

    少年驻足旁观。

    时已二月,该是春耕时节,今年寒冬却还未结束,很多人家的稻种都烂在家里,城里一夜间多了很多乞丐。

    谢青云踮起脚尖眺望,顿感眼前一亮。

    只见粥棚后边立着一个遗世而独立的佳人。

    佳人约莫二十上下,有一双秋水般的剪眸,身覆一袭得体的暖黄长裙,体态窈窕婀娜,肩披雪貂绒,精致的鹅蛋脸上挂着腼腆的微笑。她忽然发现人群外有个撑伞的少年正盯着自己看,但见其鼻梁高挺,英气凛然,娇靥顿时微微烧起来。

    她自然就是施粥的绾绾小姐。

    谢青云绕过人群,想上去搭个话。他的出现引起了侍卫的注意,正在众侍卫警惕地盯着他时,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袖中探出银亮的爪子,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直取绾绾小姐。

    这一爪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绾绾小姐的咽喉。

    侍卫们根本反应不过来,眼看就要发生香消玉殒的人间惨剧。

    炼气士?

    谢青云二话不说取出匕首投掷,匕首上附着的飞剑术立即生效,化作一道流光破开虚空。

    铛!

    乞丐只觉一物击打在爪子上,把他打了个踉跄,往旁边退了好几步,忍不住大惊失色,但见匕首真容,顿时松了口气,待要再攻,却发现谢青云已到了粥棚里,挡在绾绾小姐前头,他眉头紧皱,一语不发。

    谢青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身后绾绾小姐已吓得三魂游离七魄动荡。

    “保护小姐!”

    “这人好大胆子敢行刺小姐,快把他抓起来!”

    前面是侍卫的声音,后面是丫鬟的声音。

    侍卫们纷纷动起来,几个围上去准备抓那乞丐,另几个则警惕地盯着谢青云。

    丫鬟瞪着谢青云道“你又是谁?”

    谢青云正要说话,神识突发感应,人群之中又出现两个炼气士,与最先出现的乞丐隐隐呈三角状围过来。

    他的心突突跳起,却强自镇定,朗声道“道门明文规定,炼气士不得在人前显圣,你三个公然袭杀凡人,不怕引来道门执法队?”

    听到有三个炼气士,丫鬟脸色一下变白。

    侍卫们更是惶惑地瞪大眼睛。

    最先出现的乞丐客气地道“道友,我等也有苦衷,你且让开,事后我等自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谢青云眼珠子转了转,这三人的气息跟他在伯仲之间,显然也是灵息三、四层左右,一个都够呛了,何况三个,他的斗法经验几乎为零,三十六计走为上!

    想到这里,他利落地扛起绾绾小姐,纵身跃过粥棚后面的墙逃之夭夭,留下三个炼气士相互瞪眼,以及一众侍卫在风中凌乱。

    丫鬟跺了跺脚,带着哭腔喊道“不把小姐找回来,咱们都要掉脑袋!”

    侍卫们这才如梦方醒,慌忙追上去。

    三个炼气士聚在了一起,两个年轻的看着乞丐茫然道“师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大好的机会,被这小子给破坏了!”

    乞丐恨得牙痒痒,但仔细思虑之下,还是冷冷道“罢了,如今必已惊动府衙,再追下去这具躯体恐怕不保,先撤退。”

    ……

    暗暗的窄巷里,谢青云放下绾绾小姐,然后好奇地打量她。

    “仙士为何这样看我?”

    绾绾小姐也好奇地看着谢青云。

    谢青云道“你一点都不害怕?”

    绾绾小姐抿嘴笑道“仙士是为了救我,有什么可怕的。”

    谢青云故意不怀好意道“你误会了,我只不过看你有几分姿色,被他们杀了实在可惜,所以准备把你抢走,做我的暖床丫头。”

    绾绾小姐一愣,旋即“噗哧”一声笑起来“暖床丫头的年纪比主人更长,岂非就是老妈子?”

    我可是很高冷的,但妹子你成功逗笑我了……谢青云忍不住“哈哈”一声。

    绾绾小姐接着说“倘若仙士真的需要,我可以让环儿跟着你。至于绾绾,恐怕不太方便。”

    “哦?”谢青云道。

    绾绾小姐道“非是绾绾惜身,乃家父不允。”

    谢青云道“令尊是?”

    绾绾小姐看了他一眼,嫣然道“家父云州刺史唐坦夫。”

    正此时,窄巷两头皆涌入黑甲士兵,伴随着甲叶铮铮响,火光蔓延过来,魑魅魍魉无所遁形。

    四面八方的屋顶出现大量射手。

    谢青云的神情慢慢僵硬。

    。

章节目录

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免费阅读 【ABO】总裁的哑巴小奶包 黑帆无错版 心劫文学网 忠你小说网 文学之屋 风雨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静心小说 文学之航 落花小说 抗清最新章节 我与仙帝五五开全文阅读 暖栀阁 我一个综艺咖多才多艺很合理吧?免费阅读 苟在巫师世界修地仙最新章节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全文阅读 从生产队赶大车开始明曜天火 山河志异全文阅读 斗破:阳帝txt下载 篡改历史是门好生意txt下载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成为黄毛!无弹窗 重生高考状元,女神让我上二本?全文 重回80:我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