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青云微微眯眼道“你待如何?”

    张泽瑞直视着他,冷笑说“我最喜欢跟强者切磋,不如你我来一场怎么样?”

    这小子气息跟我相差不多,最高不会超过灵息第四层,但他怀中那玉佩灵光隐隐,肯定有防护的能力,斗起来我很吃亏啊……谢青云琢磨着对方的用意。

    唐绾绾忽然道“美味珍馐在眼前,打来打去的也没有意思,不如共饮。”

    “既然绾绾小姐这样说……”张泽瑞面对佳人立刻换了一副面孔,作风度翩翩状,“那就作罢,只是绾绾小姐可要好好陪我喝两杯。”

    好小子,敢在我面前撩妹,当我不存在吗……谢青云微微笑道“修炼之士哪有不切磋的,只是须得分个胜负才好。”

    “你想怎么个分法?”张泽瑞看着他笑了起来。

    “此乃聚元丹,相信道友认得。”谢青云把宗正长老所赠的丹药连瓶子取出来。

    张泽瑞先是一愣,旋即目露贪婪,此丹材料难寻,价值颇昂贵,通常用于冲击灵息十四、十五层所用。

    “我明白了。”

    他按捺住意外之喜,反手取一物,巴掌大,形似绿叶,上可见灵光焕发,“此乃飞行法器,若道友胜了,拱手相让。”

    聚元丹虽珍贵,但飞行法器也不可多得,二者在价值上差不太远。

    ……

    二人把赌注放到餐桌上,来到远离餐桌的空地。

    唐坦夫目光幽远,曼声嘱咐“二位仙士,切磋乃为相互增进,望点到为止,莫要坏了本官这区区三寸之宅。”

    “请。”张泽瑞负手,一脸轻松写意状,等着谢青云进攻。

    好小子,等我把你揍得满地找牙,看你还怎么装……谢青云暗暗冷笑,骈指为剑,正要用“星星之火”给对方一个难忘的体验,心中忽然升起警觉。

    不对啊!

    这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大中午的摆个鸿门宴,这是为了什么?

    还有唐坦夫,大中午的不用办公么?这也罢了,还来了个府丞,他既非炼气士,凭区区属官,有什么资格出席?

    等等!

    我是不是太小看他们的手段了?

    假设林易死在山洞的事已被他们知晓,假设他们已推断出是被炼气士用火行法术毁掉的尸体,那么是否可以认为这场切磋是有预谋的?假设他们在试探我,我再用“星星之火”,岂非不打自招?

    想到这里,谢青云一阵后怕,后背渗出大片冷汗。

    “星星之火”不能用,这就有点棘手了。

    “谢道友怎么还不出手?”张泽瑞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谢青云面上不动声色,哂笑道“我只怕我一出手,道友就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你狂妄!”张泽瑞大怒,当即双手交叠,结倒扣山河印,周身气机涌动,似有狂风平地而起,卷起许多沙尘。

    谢青云敏锐察觉到那些砂砾都含有莫大威胁,法力流灌周身,矮身向旁扑倒,避开大片沙尘,果见身后墙壁被打成筛子。他双足一蹬,如猎豹般从侧面向张泽瑞疾奔过去。

    “武者?”看到他这样利落的身手,李叔夏有些吃惊,忙向张泽瑞传音道,“不可让他近身。”

    张泽瑞心中一动,双指一骈,从怀中捻了个折成人形状的符,随手丢在空地上,他以剑指为引,口发一声“疾”,那人形符即燃烧起来。

    疾奔中的谢青云感觉到大地轻微震动,只见张泽瑞身前土地隆起,须臾形成一个九尺多高的雄壮的石傀儡,擂胸如响鼓,口发咆哮,两步便已跨到他面前,石拳砸将过来。

    凛冽劲风扑面而来,谢青云瞳孔微缩,这一拳是万万接不得的,只得放弃张泽瑞,转而反向奔逃。

    唐绾绾面露忧色“此是何物?”

    李叔夏微笑说“此乃傀儡术。须先画符,后取阴魂注入,再辅以法术。此傀儡有神智,懂人言,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谢仙士恐难应付。”

    “绾绾小姐且看我手段。”张泽瑞有意卖弄,一面指使石傀儡追击谢青云,一面施展“飞尘术”围追堵截。

    谢青云一时险象环生,他一拍腰间,匕首化光而去。

    附着“飞剑术”的匕首出人意料,正施法的张泽瑞吃了一惊,勉强躲掉,不料那匕首在空中一个盘旋,又向他疾追,他无奈只得召回追击谢青云的石傀儡。

    唐绾绾欣然道“看来还是青云公子技高一筹。”

    “附‘飞剑术’的匕首,确实少见。”李叔夏淡淡说,“不过,这匕首破不了傀儡的防御,双方最多平手。”

    却见谢青云脸色难看,指着傀儡道“方才我听说,这傀儡须有一阴魂方成。那阴魂何辜?”

    李叔夏微微一笑,道“杀可杀之人,有什么妨碍。道友若于心不忍,只需击破傀儡,便可送其往‘转轮王’去也。”

    旧时掌管轮回的称“转轮王”,但今为血狱鬼府之主。

    语含嘲弄,大概就是无论在人间还是地府,弱者都逃脱不了被奴役的命运。

    谢青云从这话里肯定了两件事。

    第一,这位李叔夏必然也是修行之人,他看不透其修为,恐怕与之不在一个层次。第二,只要他受这激将,为击破傀儡施展“星星之火”,这位府丞立刻就会出手要他的命。

    “我若破了又如何?”他横眉冷对。

    李叔夏神色平淡不见烟火气“那便算你胜,法器你拿走。”

    张泽瑞虽有微词,却不敢言。

    “这是你说的!”

    谢青云一发狠,当即骈指取一黄符,心念动时,黄符燃烧,须臾功夫,方圆数丈内的空气急遽涌动,汩汩如流水,其间夹杂泛着淡金的光粒,如活泼瓢虫纷至沓来,最后于虚空形成一柄大剑。

    “金剑术?”李叔夏发现自己有些拿不定这是什么法术。

    “给我破!”

    谢青云厉喝一声,以尽全身力气拍向剑柄。金色大剑激射出去,“铛”的撞在傀儡上,一时间火花四溅。

    傀儡发出低沉的咆哮,其身在大剑冲击下“簌簌”抖落尘土,眼看就要散架,张泽瑞忽然蹲下,以手掌贴地,口中念念有词,大量尘土涌上傀儡,竟给其体表附了一层盔甲。

    金剑终支撑不住还复成灵气溃散。

    唐绾绾黯然失神。

    李叔夏疑惑地皱眉难道真不是他?

    张泽瑞想到即将到手的神丹,忍不住大笑道“小子,论道行,你还浅着呢。”

    谢青云深吸口气,突前窜至傀儡前,猛一拳砸穿了傀儡的脑袋,拳上骨肉相间,鲜血飞溅。

    但听他一字一字说道“尔不闻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尘飞土崩,几粒砾砸在张泽瑞脸上,伴一团热血,炙得他僵住笑脸。

    虚空飘起一个透明阴魂,向谢青云鞠了一躬后消失不见。

    场内许久沉寂。

    唐绾绾脸上一凉,方惊觉眼泪滑落。

    ……

    小轩,谢青云龇牙咧嘴地呼痛。

    唐绾绾一面给他的手上药,一面哭笑不得道“不知你方才的英武去了哪里,真丈夫可不像你这样。”

    “痛就要叫唤,”谢青云一本正经道,“越大声越好,要是强忍着,岂非自绝本性?圣人都说,自绝本性者,无如自绝性命也。”

    “圣人什么时候说过这话?简直是歪理。”唐绾绾板起脸,旋又忍俊不禁。

    美人一笑,满室生香,两弯眉如画,似蕴远山青黛,如嗔似喜,叫人心儿融化。真个百花盛放未有时,美人旦夕可解语。

    谢青云忍不住看得痴了,脱口道“娶妻当如唐绾绾。”

    唐绾绾一怔,跟着“刷”的红云满布,忽然逃也似的跑走了。

    一不小心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谢青云连忙追出去“绾绾小姐你慢点,小心摔喽。”

    ……

    。

章节目录

勿念阁" 对手想研究我,发现我根本没上号免费阅读 我以武道斩鬼神旧日人偶 我为长生仙百度网盘 大师兄失忆以后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暗恋你的第七年最新章节 我只想好好当个反派全文阅读 我确实都给他们抛过手绢免费阅读 我设计的妖魔世界最新章节 人生模拟:从养生功开始加词条最新章节